中國報協網
首頁時事政治協會要聞報業動態傳媒聚焦報業人物專題報道文旅視界國際傳媒視頻直播中國報業網
黨報頭條網生態城市刊頭故事攝影書畫報協組織機構會員展廳振興東北數字中國物流信息建設網
協會要聞 報業人物 生態城市 文旅視界 專題報道 特色小鎮 攝影 中國報業網
即時新聞
559億!中國電影邁上新台階 銀幕總數突破5萬塊 《中國報業》9月(上)資訊 銘記歷史、珍愛和平,習近平談抗戰 習近平會見中國紅十字會第十一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代表 全國城市黨刊主編看信陽活動舉行 我們為什麼始終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 正心學沉心思真心行 湖南娛樂組建全國廣電MCN同盟會 攜手並進搶佔短視頻賽道 華夏凝香薈傳統香文化傳承萬裡行大型公益活動第三場圓滿成功 讀與寫數字出版技術有限公司獲批
人民網>>傳媒>>中國報協網>>書畫

翰墨人生 博學仁心——訪著名書法家史世奇先生

劉建文 韓艷

2019年04月10日17:10    來源:中國報協網

  書法是被符號化了的中國名片,在山東這片擁有豐厚文化底蘊的沃土上有一位大家,將這張名片寫得真力彌漫,他就是史世奇。

  史世奇先生性格洒脫,心胸超曠,言談風趣。一輩子沉迷於書法、詩詞、收藏。史世奇的書法作品,筆法率意,布局中和,章法獨具一格,淵雅而具古韻。

  痴迷書法得賢師指引

  史世奇父母出身書香門第,家人均寫得一手好字,對他的要求就更為嚴格。他五歲習字,在嚴父的管教與家庭熏陶下,小小年紀就能把毛筆字寫得有模有樣。小時候,經常因為作業寫得不工整,而被父親用筷子抽打雙手,日漸養成了他嚴謹的書寫態度。從小學到中學,同學們都用鉛筆、鋼筆,而他一直用毛筆。“文革”時,學校停課,他的筆卻沒有停。這期間,他遍訪碑林石刻,摹記各種書體。

  寒來暑往,斗轉星移,習書問藝,篤志不倦,久而久之,史世奇逐漸領悟到了筆墨乾坤裡的精彩,他把目光投向歷代的書法大家,尋找適合自己的字體。

  “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師。”天資與勤奮固然重要,然而在其藝術道路上,除了家庭熏陶,賢師指引令史世奇感懷最多。

 

與啟功先生合影

  1970年夏,史世奇暑假回老家煙台探親。一位朋友家的牆上挂著一幅字,他一下子便被吸引住了。這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字體,剛勁中透著秀氣,字型如俊秀青峰、神韻似流淌江河。朋友告訴他,這是當代書法家啟功大師的墨寶。佇立在大師的墨寶前,史世奇下定決心,今后一定要拜啟功為師。也就是從這一刻,他決定從臨先生的字、研究先生的書法理論開始起步。從此,他開始默默地搜集啟功先生的字,日日臨摹研習。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又或者,史世奇與啟功先生命中注定有師生緣份。1976年,在北京出差的他恰巧與毓震峰先生同一個房間,因志趣相投兩人結成好友。同年10月4日,史世奇拿著愛新覺羅溥佺的手條,到小乘巷去找啟功先生,但那時他一直沒告訴啟功先生他在練習先生的字。三天后,當史世奇再去拜訪啟功先生時,啟功竟然主動提出給史世奇寫一幅書法。時間是檢驗人品的顯微鏡,日子久了,一生耿直的啟老對史世奇非常認可,“世奇先生說話從來不會拐彎抹角。”

  史世奇把啟功先生的字挂在臥室的牆上,不管春夏秋冬,任何時候,睜開眼睛都可以看到。史世奇從一點一線切入,細細揣摩老師的起筆入紙的書寫方法,覺悟筆墨玄機,濃淡虛實間體悟匠心運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當時條件差,史世奇靠著對書法的熱愛、聰穎的悟性,用心鑽研。隨著時間的流逝,史世奇的書法漸入佳境。直到三年后,史世奇再去北京拜見啟功先生,當他拿出幾幅自己寫的“啟體”給先生看時,啟功先生驚喜地伸出大拇指,說“嘿,史公沒露呀。”聽史世奇講完幾年練字的經過及想拜師學藝的願望,啟功感動地說:“好,你跟我學吧。”

  從此,他每年都要赴京幾次,當面聆聽啟功先生的教誨。深厚的書法功底,加上啟功先生的言傳身教,使得史世奇的書法技藝大為精進。說起恩師,史世奇動情地說:“老師不光教給我書法,在做人、做事等方面也給了我很多指點。”

  史世奇有一方印章名為“得功造化”,他解釋說,一是得到啟功老師的親自執教,無論是書體上、理論上,還是文學修養上、做人的道德上都得到了不少的教益和啟迪﹔二是要刻苦用功。啟功告訴他,歷史上從沒有文不濟而字寫得好的。於是,在寫字之外,他廣獵古書,研究歷史,汲取文學養料。

  “啟先生的才學、人品深深地影響著我,從他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史世奇說,“學習書法雖然常講要‘轉益多師’‘遍臨百帖’,但對於習書者而言,最忌諱喜新厭舊、見異思遷、朝三暮四,不能盲目地追求‘各體兼善’,要在專攻的基礎上‘廣博’,隻有這樣,才能自成一家。”

  福順堂裡臨池不輟

  清代劉熙載《書概》雲:“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

  書法就這樣成為史世奇人生版圖上的精神棲息地,一個關於書法的人生故事便有了韌性與張力。

  北京保利國際拍賣公司評價史世奇先生:“史世奇先生僻居威海小城已三十余年,不慕名利,潛心於學,於京華盛地漸不為人所知。然先生之胸懷亦博大,藝事也高妙。史世奇先生於古稀之年,仍謹記啟先生生前教導,去私心,泛愛眾。”

  每一個成功者仿佛都與天道酬勤有關,史世奇痴迷翰墨飄香的書法藝術,書法氣質的形成離不開恩師與家鄉文化的熏染。

  史世奇“福順堂”的堂號與啟功先生給的一方硯台有關。啟功先生在從小乘巷搬往北師大的時候,把一方硯台留給史世奇作為紀念,史世奇打開一看感到很驚訝。這方硯台是屬於五大名坑中排第二的麻子坑,麻子坑的特點,有火捺、有眼、有黑石斑,硯台背面雕的是錢,有富貴的意思,叫百貫硯。“福順堂”的堂號就是得到這塊硯台之后取的,這是對啟老給自己這塊硯台的永久性紀念,這方硯台也成了史世奇書房的鎮房之寶。

 

史世奇在華國鋒家中合影

  隨著時間的推移,史世奇的書法技藝日臻成熟,隨之一個莫名的煩惱出現了。啟老的書法堪稱時代的碑文,但史世奇自己的亦步亦趨充其量也不過是碑文的拓片,如果僅僅滿足於這種復制,究竟意義何在呢,這是一個嚴肅的詰問。如果說傳統是一位永遠的老師,那麼有出息的學生便永遠是一位執拗的提問者。某種意義上說,書法的傳承上,每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新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史世奇每次把自己寫的最滿意的書法拿給啟功先生看,啟老都是鼓勵。但是史世奇感覺到苦惱,就是字太像了,反而沒有自己的東西,啟老說:“寫字一定要有自己的東西,你學取的東西這只是個基礎,但最后要有自己的面貌,沒有自己的面貌永遠是在別人下面。你回去寫我的字的時候,不但要注意形似,最主要的是要去琢磨它的神,你把這個體的用筆結構琢磨透了,在打基礎的同時就要吸取別人的優點,吸取別人的不足來變成自己的東西,來形成自己的風格。”

  啟老的話讓史世奇醍醐灌頂,困惑如雲霧般散開,心中一片清明。史世奇逐漸認識到,從古代到現代完美的書法作品,要做到真正理解、真正欣賞,還需要相關的文學、哲學、文化知識的涵養來鋪墊,一幅書法作品,我們不僅要欣賞書法藝術的技法含量,感受作者筆墨線條的駕馭能力,還能品味出其修養與內涵,讓人領略到線條之外的墨外之境。

  書法藝術是以中國文化為最后的落腳點,書法藝術所體現的審美原則實際上也是文學、歷史和鑒賞力的體現。呈現出傳統的古典文化內涵,體現了東方的文化精神,陰陽互補,虛實相生,中和唯美,這對立統一的法則,既是史世奇對書法藝術的認識,也是他書法藝術最深刻的體現。

  一字一世界 一筆一精神

  1991年5月6日,為期一周的史世奇書法展在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隆重開幕。華國鋒、王任重、張愛蘋、王光英、趙朴初、楚圖南、溥杰、劉開渠、劉久庵、史樹青、李鐸、劉炳森等60幾位領導人和有關專家出席書法展。80歲高齡的啟功先生在開幕式上致詞時尊稱史世奇為史公,並謙虛地說史世奇是他的朋友,兩個人的情誼之深可見一斑,並題寫了“青勝於藍,下學上達。世奇先生酷好八法,於拙書獨有痂嗜,近更廣鑒名筆,駿駿上達,展出所作名題數語,藍吾所愧,達吾所慰也”,以示鼓勵。

史世奇正在寫書法

  書法展盛況空前,從蠅頭小楷到斗尺大字,共展篆、隸、楷、行、草五體精品120余幅,獲得了業界的肯定。幾十位當代著名書法家、藝術家和曾擔任過黨和國家重要職務的領導人為他題詞,這些題詞挂滿了其中一個展廳。慕名來向史世奇求字的很多,有著名人士,也有外國友人。當時一位資深的文化記者稱:史世奇的書法展是我國近十年來個人書法展中最成功、最有影響的展覽。

  回憶這令人難忘的書展,史世奇說他有三個沒想到,“一是沒想到有眾多的國家領導人和有關專家親臨展廳並題詞,給予非常高的評價,並給我很大的鼓勵。二是國家博物館對書展的高度重視,專門成立了史世奇書法展籌委會。三是如此大的規模,七天的書展,每日的觀眾絡繹不絕。這樣的書展令我對藝術境界有了更高水平的追求,更堅定了我沿著書法藝術之路不斷探索進取的決心,當時就想一定要以新的成績回報社會,回報領導和啟老對我的厚愛。”

  人們開始學書法時,是寫筆畫、字形。寫到高境界時就會出神入化,得“意”忘“形”了,成了有血有肉的生命體,甚至變成了自己的藝術形象,達到了“字如其人”,簡單的筆墨線條成了人的“心電圖”“生命線”。史世奇把“書法”這一中國傳統文化在新時代有了更新的生命和更深遠的社會意義。

  史世奇的書法成就既來自他的才分,更來自他的勤奮。他臨習了大量碑帖,積澱了深厚的功力,並結合自己的審美情趣。他的書法作品,無論條幅、冊頁、屏聯,都能表現出優美的韻律和深遠的意境,內緊外放的結體,遒勁俊雅的筆畫,布局嚴謹的章法,都達到了爐火純青的高超水准。他的書法,也沿襲了恩師啟功先生的人品學問,秀麗、博雅、才氣橫溢、風流洒脫。

  史世奇的書法作品受到中外各界人士的歡迎,慕名而來求字的人越來越多。宜興紫砂制壺名家想邀請他題書,將其刻於紫砂壺上。史世奇欣然答應,他更是精心創作,精益求精,力圖創作出最有意境、最精到的作品。名家制壺與著名書法家書丹銘刻融為一體,相得益彰,藝術價值不可限量,深受收藏家的喜愛和追捧。

史世奇的書法作品

  盡管聲譽漸高,但史世奇始終嚴格要求自己。正如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李鐸先生所說:“我與世奇作為朋友,深為他堅韌不拔、虛心求學和嚴謹為人之精神所折服。”他始終把啟功先生的一句話記在心中:“把自己不滿意的東西送給別人,實際上是糟蹋自己。”

  翻看著眾多當代名家大師對史世奇的評價,如李鐸為書展撰寫前言,鑒定大家劉久庵老先生為其書展贊題“世奇同志深研書法,頗得啟老元白先生用筆,真可謂形神兼得者也,不勝欽佩敬服”,全國文物鑒定委員會副主任史樹青先生提曰:“史世奇同志是啟老元白老師的學生,書法得到元白先生的首肯”……這些評價能讓我們從不同角度、了解史世奇及其藝術成就,是一字一世界,一筆一精神的完美詮釋。

  博學多才 慧眼識國寶

  書法和古詩詞,能陶冶一個人的情懷,鑄就一個人的文化品格。除了在書法和詩詞方面有頗深造詣外,史世奇還潛心研究、鑒藏文物古籍,尤其對古代的書畫、碑帖,見識卓異,造詣精深。並收藏了很多名人字畫、古董藝術品,在國內收藏界享有極高的聲譽。

  1983年5月,在全國文物普查中,他在大慶慧眼識珠,一下子發現兩件國寶,宋人《蠶織圖》和元人《瑤池醉歸》兩幅袖卷,均被國家定為一級文物,其中《蠶織圖》被國家認定為一級文物、甲級之最,在故宮國寶目錄中有詳細的記載。史世奇因此受到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的嘉獎。

  1992年,史世奇先生又發現了清代畫家范金鏞的《紅樓夢》人物冊頁精繪,被有關專家鑒定為國內孤本,是古代仕女畫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它可以與唐寅、改琦、費小樓等著名畫家的仕女畫媲美。

  熟悉史世奇的人都知道,他知識面極廣,不僅對傳統文化有深入廣博的研究,還擅長文獻考據,加上多年的書法繪畫實踐,使他深諳其中的藝術規律及具體技法,深諳各家各派的風格特點,從而達到“觀千劍而后識器”的境界。可以說,學者型和藝術家型相結合的鑒定家,決定了史世奇往往可以透過現象,深入本質。

  史世奇是建國后國家第一批收藏家會員。他收藏的古代書畫、古代瓷器、古硯,達到國家一、二級文物標准的數不勝數。國家收藏家協會原會長史樹青先生在他的藏品上欣然題跋。

  史世奇曾隨國家書法出訪團,到德國、荷蘭等幾個國家。在法國曾獲邀參加舒倫堡伯爵的家宴。鑒於他所得的成績,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人民日報、北京日報、中國文化報、人民中國國內外二十幾家新聞單位曾先后以書法家、文物鑒定家和收藏家身份向國內作了報道和個人專題採訪。1992年入編《中國人物年鑒》和《中國當代書畫家大辭典》等十幾部國家級大型典籍。曾發表《論宋人》《簡說陶器》《名硯淺說》等學術專著十幾篇。

 

在法國與拿破侖之孫舒倫堡伯爵家中合影

  賢善為本 慷慨捐贈盡顯仁者風范

  採訪中,史世奇先生說的最多的詞就是“賢”和“善”。他說,山東是孔孟之鄉,聖賢輩出,山東人也篤信“賢善而福至”。

  “我小的時候,父親就和一些鄉紳發起了一個叫‘字會’的慈善組織,救災濟患。那時他們在街上支起一口大鍋,籠屜裡蒸出熱氣騰騰的谷子餅,四面八方的窮人會前來領飯。”史世奇至今還記得當時賑濟窮人的情景。史世奇回憶說,當時他正在上小學,一天他聞到谷子餅飄來香味,曾好奇地去領了一個,結果被父親發現后狠狠地責罰了一頓。“后來,我才明白父親責罰的用意,我領了一個饅頭,就可能會有一個窮人挨頓餓。”

  除了父親的言傳身教,深受孔孟教育影響的母親也自小就教育他,“好心感動天與地。”

  家庭熏陶讓“善”在史世奇心中扎根、生長。他的善行隨著年齡、能力的增長而增長,對社會公益事業愈發熱心。當需要為慈善事業獻愛心時,他慷慨解囊,每次捐款都在千元以上。汶川大地震消息傳來后,史世奇捐出十余件書法作品,被威海市環翠區政府評為“支援抗震救災先進個人”。

  除了深得啟功書法精髓,史世奇還承襲了啟功淡泊名利、熱心公益的人格。

  “從我敲開恩師的門到參加他的追悼會,是28年零四個月。”史世奇說,“老師不光教給我書法,他的大德和善念也給我在做人、做事等方面的啟迪。”

  2008年6月,當得知家鄉煙台市福山區決定修建“史世奇藝術館”的消息后,史世奇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歷代名人書畫精品、文房古玩,如啟功先生的7幅中堂,溥佺、溥杰、孫墨佛、董壽平、孫其峰等大家的字畫共100多件,以及自己近年創作的200多件書法作品無償捐出。

  “藝術的核心是美,人性的核心是善。”史世奇說,書法追求的是美,生活中也應追求真善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慈善的人多了,天下就太平了﹔正能量傳達的多了,社會就安定了。”

  對於這次捐贈,史世奇喻其為“取之有道,用之有道”。“這些財富都是社會給予我的,我把它用作善途,也算用之有道。”老人笑言,“將來積聚到一定的錢財,我還會再捐,做善事是我一生的追求。”

  2005年7月26日,啟功去世不久,北京師范大學設立啟功基金。28年的師生情讓史世奇也萌生了為恩師做點事情的想法。

  為表達對啟功恩師的追思和對教育事業的熱愛,2014年12月10日,史世奇一次性捐出2000萬元,建立北京師范大學史世奇教育文化基金,致力於對北京范大學貧困生的資助、年輕優秀教師的獎勵以及對教育研究的資助。

  “捐出的2000萬元,一部分是我收藏的恩師作品拍賣所得,一部分是我的作品拍賣所得。”史世奇說,“慈善也是師承的一部分。”

  致力於“文化根”扎得更牢、更深

  中華漢字一脈相承,古往今來,刀鐫筆寫,把中華五千年文明都“記錄”下來。書法因其強勁的生命力被一代代人傳承下來。

  據史世奇介紹,他一直很重視書法的傳承,經常去各地的中小學、大學義務授課。但對於收弟子,史世奇格外謹慎,“書法不同於別的傳統文化,這是需要童子功的,除了發自內心的熱愛,還要有持之以恆練習的決心。字如其人,我對於弟子的修養和品性一直堅守自己的標准,另外一方面,不能辜負啟功先生對我的啟迪和教導。”

  史世奇深有感觸地說,書法不僅是一種審美藝術,體現著中華民族的特色、性格與精神,而書法創作是內在精神體現,是作者心力、功力、精力、腦力、勞力的有機結合和綜合能力的結合,其蘊含的知行合一、身體力行等哲理,與中華民族的道德風范緊密不可分。書法能體現一個人心靈意境、生活情趣、審美追求,甚至能這個時代的氣息……這樣一種觀之激人感奮,聊以勵精自慰的藝術,應該深入中國人的血液與心靈深處,既修身,又養心。

  “作書能養氣,也能助氣。”練書時,須絕慮疑神,全軀啟動,力送毫端,注於紙上,抒胸中氣,散心中郁。史世奇風趣地說,練習書法對人的心理和生理都有一定的調節和鍛煉作用,“寫字首先需要你戒掉浮躁,要平心靜氣沉下心來,久練對身心健康大有益處。”

  改革開放40年來,東西方文化碰撞、交融,使書法在創作、研究、教育、交流等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績和突破,但在普及、發展、傳播等方面不容樂觀。“電腦、手機已經融入人們的生活,成為重要的生活交往工具,現在的年輕人已經很少提筆寫字了,能寫毛筆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史世奇先生有些憂心地說。

  “書法曾是中華文化傳播的重要載體,而今它的傳承卻遇到很多斷層和挑戰。因此,我願意把精力和時間花在孩子們身上,致力於對在校學生,尤其是中小學生的漢字書寫教育。讓孩子們在寫毛筆字的過程中,從小受傳統文化的浸染,從而更容易推廣傳統文化,更熱愛我們的文化。另外,書法教育也可以培養孩子們的審美能力,加深他們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和熱愛,使中華民族的文化‘根’扎得更牢、更深。”

  人物檔案

  史世奇,號臥雲,字小懌,1941年出生,山東煙台人。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山東省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顧問,中國民盟盟員。曾任威海市文物店總經理、中國王羲之基金會理事。史世奇先生幼承家教、刻苦學習、求學諸家,后拜啟功先生為師,專心研究先生書體,深得真傳,精獲技法。

  史世奇書法作品多次參加國家級展覽並獲獎,先后被中國國家博物館、人民大會堂、中南海、毛主席紀念堂以及海內外文物機構等收藏。

  史世奇的學術成果及藝德人品被海內外人士公認。曾出訪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等許多國家,進行書法、文物鑒定等學術交流。

(責編:金春妮、李秀梅)

新聞排行榜

聯系我們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Copyright 2017 by 中國報協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