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報協網
首頁時事政治協會要聞報業動態傳媒聚焦報業人物專題報道文旅視界國際傳媒視頻直播中國報業網
黨報頭條網生態城市刊頭故事攝影書畫報協組織機構會員展廳振興東北數字中國物流信息建設網
協會要聞 報業人物 生態城市 文旅視界 專題報道 特色小鎮 攝影 中國報業網
即時新聞
559億!中國電影邁上新台階 銀幕總數突破5萬塊 《中國報業》9月(上)資訊 銘記歷史、珍愛和平,習近平談抗戰 習近平會見中國紅十字會第十一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代表 全國城市黨刊主編看信陽活動舉行 我們為什麼始終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 正心學沉心思真心行 湖南娛樂組建全國廣電MCN同盟會 攜手並進搶佔短視頻賽道
人民網>>傳媒>>中國報協網>>傳媒產業>>廣告

地鐵小廣告升級"掃碼"模式 50米路遇7名"創業者"

2016年11月09日14:20    來源:新聞晨報

原標題:地鐵小廣告升級:“創業者”求掃碼

    “不好意思,打擾您一下,我在創業,希望您能掃碼關注我一下。”近日,李女士從軌道交通2號線南京東路站准備出站,沒想到短短50米的一段路,竟然先后被7個人攔下,請她掃一下“二維碼”。雖然她全都拒絕了,但她依然覺得,這種在地鐵站內攔人“掃碼”的行為,已經對乘客構成了一種“騷擾”。

  李女士所遭遇的情況雖有些極端,卻並非個例,不少市民在地鐵站或地鐵車廂內,都遇到過“請求掃碼關注”的類似情況。

  那麼,這些請求掃碼的年輕人,真的是“創業者”嗎?掃碼關注后,他們究竟會做什麼呢?這種在地鐵站或地鐵車廂內請人掃碼關注的行為,與以往的地鐵車廂內散發小廣告,性質是否一樣呢?

  [乘客反映]

  50米路遇到7名“掃碼者”

  “我每天坐地鐵去上班,最近經常碰到自稱創業的人讓我掃二維碼加微信好友。”李女士在南京東路附近上班,以前也會偶爾遇到這種人,因為擔心個人信息泄露,她基本上都會婉拒這些人。

  “但是這一陣子干這種事情的人越來越多了,我坐地鐵到南京東路站,准備從3號口出來,一段50米左右的路上,就被‘攔’下了7次,都是小年輕,每個人要麼手上拿一個貼著二維碼的紙牌,要麼拿著手機顯示一個二維碼。每個人都說自己是創業者,讓我掃碼,真是太煩了。現在我都懶得說話了,直接不搭理他們。”李女士說,在市中心人民廣場、南京東路附近的地鐵站上,這些人特別多,有時候在其他地鐵線路上也能遇到。

  李女士的情況並非個例,許多市民都反映碰到過類似情況。

  張先生說:“我在等地鐵時經常會碰到,她們拿著一個小紙板過來,說是自己創業,讓加個好友,支持一下。有一次,我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創業者,就掃了一個小姑娘的,當時她還給了我一把小扇子做禮物。”

  加了對方好友后,張先生發現,對方是一個微商,朋友圈的信息幾乎全是介紹產品的:“現在再也不會去掃了,擔心個人信息泄露。”

  [“掃碼一族”]

  求掃碼,可先掃碼再刪除

  近日,晨報記者先后走訪了多條地鐵線路,發現在不同的時段,多條線路的地鐵站內均有這些掃碼者的身影,其中在非上下班高峰時段,數量尤其多。

  前天下午3點,地鐵2號線南京東路站,記者碰到了一名自稱叫“露露”的創業者。

  看到她時,她正手持一張帶有二維碼的小卡片,勸說一位等地鐵的乘客掃碼,在被拒絕后,她又快速轉向旁邊另外一位手持手機的乘客。在接連五次的推銷中,僅有一名乘客掃碼了。記者注意到,露露挑選的都是正在玩看手機的乘客。

  當時,露露很快走向了記者。“您好,我正在創業,您能掃一下二維碼關注一下嗎?”記者詢問她這是公眾號還是個人微信,安全嗎?

  她說:“這是我自己的微信賬號,您放心,我不會打擾您的,只是加個好友,您可以設置不讓我看您的朋友圈。掃完后,如果你怕不安全一會再把我刪了也行。”

  看到記者沒有明顯拒絕的意思后,露露一直盯著記者的手機看,催促記者盡快關注。記者關注后,她很有禮貌地說了謝謝,便又去尋找下一個乘客了。

  隨后,記者在地鐵站,又遇到了一位20多歲的小姑娘,拿著手機求掃碼關注。她的手機背面貼著一張二維碼讓記者掃碼。她說,她老板在自主創業,她是公司的職員,幫老板增加一下微信的好友數量:“您可以關注一下他的微信號,他叫孟×,自己來上海白手起家,您可以看一下他朋友圈,了解一下他的故事。”

  在她的再三催促下,記者加了其“老板”的微信號,她說了一聲“謝謝您的支持”后,馬上開始去尋找下一位乘客了。

  [對話]

  掃一個碼可賺2—3.5元

  微信好友驗証通過以后,露露的第一條微信出現了。

  “你好,我是露露,謝謝你對我的支持!今天在地鐵站我們遇到的。我之前經營服裝批發生意5年。因為傳統生意的下滑,不想被困住選擇重新開始,再一次創業也祝你好運。”

  於是,記者開始和露露交談。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露露其實並非“創業者”,而是某公司的“營養顧問”,工作就是找到潛在的消費者,向消費者推銷保健品及減肥產品。

  “我自己有一家俱樂部,今天我是帶著兩個助理去掃碼的。她們大學畢業不敢開口,我就做給她們看,幫助她們突破自己的內心。”

  交談過程中,露露一直向記者推薦自己的俱樂部,還發送了幾張圖片過來。從圖片上看,這家俱樂部分上下兩層,裝修精美,牆壁上貼著某營養品的廣告。

  記者問,是否可以跟著她一起做“兼職”?

  “當然可以,我能給你2塊錢一個碼,如果你能在最短時間內突破掃碼5000個,可以交給你我的微信號打理,我有三個微信號。”露露說,她們按照掃碼量給助理開工資,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目標都是自己定的,像我朋友圈分享的一個新朋友,今天第一天掃碼41個”。

  除了露露,記者在地鐵被邀請掃碼關注的另外4位“創業者”,大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有的自稱是老板,有的稱是公司員工。加了微信好友之后,記者發現他們與露露的工作相似,都是推銷保健品、營養餐、營養品之類。

  一位自稱“丁總”的“創業者”在聊天時透露,他干這行已經快一年了,他曾給不同的“老板”打過工,掃一個碼最高時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這個能賺到2萬元一個月,現在肯掃碼的人少了,而且地鐵也在抓,不好做了。”

  [上海地鐵]

  現有軌交管理條例暫無執法依據

  對於這種掃碼推銷,市民們的看法各不相同。

  晨報記者在地鐵裡隨機咨詢了30名市民乘客,有23人明確表示不會掃碼,大都是擔心自己的姓名、電話號碼、照片等個人隱私遭泄露,或者擔心掃碼后會中病毒﹔有3人表示偶爾會掃碼關注,另有4人表示視心情而定。

  一位姓何的男乘客表示:“看他們講話很客氣,有時候不好意思拒絕。”另一位曾掃碼關注過的王先生認為,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容易,看他們態度很好,也很有禮貌,不好意思拒絕他們:“至於信息安全方面嘛,要是他們跟我推銷東西,我就會拉黑他們,自己小心一些就好了。”

  除了地鐵站台,這類掃碼的“創業者”時常還會出現在地鐵車廂裡,這種行為算不算擾亂軌道交通運營秩序呢?

  在南京東路地鐵站,站台工作人員表示,當她們發現掃碼人員后,都會第一時間勸離:“如果他們一直不肯離開地鐵站的話,那我們隻能聯系警察,把他們交給警察處理。”

  至於為什麼這種現象屢禁不止,地鐵工作人員表示,“這些人和普通乘客的衣著打扮沒有區別,我們沒辦法阻止他們進站。如果乘客遇到這些人可以聯系地鐵工作人員,而且地鐵站和地鐵車廂內都會提醒不要輕信陌生人。”

  上海地鐵相關負責人表示,“掃碼一族”有時候確實會騷擾乘客,而且他們的確接到過許多類似的投訴。但《上海市軌道交通管理條例》隻對禁止散發小廣告進行明文規定,“掃碼”屬於新模式,目前執法人員已高度關注,發現之后會先行勸離。但在法律沒有明確之前,執法隊進行積極研討后已形成專項請示,向上級法律部門進行匯報,請上級主管部門予以明確后,再進行處罰。(晨報記者 李東華 實習生 於麗麗)

(責編:宋心蕊、燕帥)

(責編:李金霞、胡線勤)

新聞排行榜

聯系我們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Copyright 2017 by 中國報協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