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协网
首页时事政治协会要闻报业动态传媒聚焦报业人物经济管理区域经济文旅视界国际传媒视频直播
党报头条专题报道刊头故事明星企业特色小镇摄影书画收藏市场报协组织机构会员展厅中国报业网一带一路建设网
协会要闻 报业人物 经济管理
文旅视界 专题报道 特色小镇 摄影
即时新闻
559亿!中国电影迈上新台阶 银幕总数突破5万块 网络空间已成大国博弈新战场 打赢网络安全攻坚战 公号涉嫌"洗稿"被迫道歉 自媒体原创保护任重道远 6月新规:网约车将纳入出租汽车服务考核体系 人民日报仲祖文:理直气壮为担当作为的干部撑腰鼓劲 人民日报:鲜明树立鼓励干部担当作为的良好用人导向 人民日报:新时代激励广大干部担当作为的重大举措 把严管和厚爱都落实到位(人民观点) 中行助力“一带一路” 三年完成各类授信支持近千亿美元 韩总统特使访华 欲推动“新北方政策”与“一带一路”接轨
人民网>>传媒>>中国报协网>>传媒聚焦

道是花落也动人

——刘宁评王洁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

2018年05月28日15:09    来源:人民网

从散文《六月初五》到长篇小说《花落长安》,王洁创作的速度惊人。一年一本散文集子,一年一部长篇小说,且这中间无停歇,王洁是把一口气积攒起来统统用于文学创作上,这便有了长篇小说《花落长安》的诞生。王洁当过医生、做过老板,现又倾心文学,我想一个人不断地华丽转身,定是在寻觅自己人生想要的东西,一旦寻找到了便专心于此、此志不渝。在我看来,文学便是王洁认定的最终事业,为此,她辛勤耕耘,笔耕不辍,今天终于以长篇小说《花落长安》作品将自己心中的那个五彩斑斓的梦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不得不惊叹她的执着,她的痴迷,她的文笔。

《花落长安》是一部多少有王洁自叙传味道的作品,以女性的视角来观照女性命运,讲述一个女人倔强不停息地生命探索的故事。这是从五四文学伊始,一百多年来,中国女作家探索的永恒主题,且以后还要继续探索下去。就女性命运而言,几千年来,或为奴、或为工具,处于被看、从属的地位,为了改变这一无主体性的地位,自近代一百余年来,女性进行了艰苦而漫长的斗争,从走出家庭、走出闺阁,到要求独立,逐渐获取到与男性同工同酬、政治平等的地位,中国妇女解放大大地向前迈了几大步,但是女性要获得完整的主体性这条道路仍然曲折而漫长。因为即就是拥有了经济独立,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女性仍然无法改变种种变相的更为隐蔽的各类依附、从属的身份,尤其是面对两性的关系和情感,女性的束缚要更多些。情于女人是长项,也是弱点,无论多么强大的女人面对爱情都显得那么手足无措,而对男性而言,喜欢温柔便是喜欢柔弱的代名词。作为女性,一生担负着为女、为妻、为母的多重身份,可是中国女性真正有多少人能获得为妻子的身份,恐怕更多的是为保姆、为花瓶,这些身份不是为奴,便是为物。而女性又多么渴望一份情、一份爱,于是,事业与爱情便成为女人一生都无法圆满的难题,独立与依附是女性生命中始终无法平衡的两级。

追求事业是女性获得经济独立的基础,获得社会尊重的前提,而人与动物不同,人能将肉体欲望、感性愉悦同精神思想方面的超越快感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人类特有的一种高级生存方式——爱情。爱情则将人生之美推上一切动物望尘莫及的巅峰,使人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之外,获得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情感汹涌,由此被赋予创造的可能性。也正因为如此,爱情是人巨大快感的来源,也是人最大精神炼狱的渊薮。这便是爱情的魅力,也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天赋权力。

《花落长安》里讲述的就是爱情与事业的双重变奏曲。秦幽若不断变幻身份,在事业打拼中,追求情感世界的梦境,就以上所论这本身具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我看过王洁自导自演的《大明宫》影视作品,王洁在里面扮演了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玉环,“永远长恨”恐怕是王洁对爱情的一种深刻认知。之后,她写过《“唤鱼池”边的最美爱情》,讨论苏东坡与王佛的爱情,在《元稹——情痴还是情魔》里追问元稹的情感生活,在《小青的爱情》里询问那个一直活在白素贞阴影中的小青蛇命运。“落花微雨”是王洁对爱情的一种象征,抑或说是“永远长恨”的另一种言说。这个意象隐喻着一种爱如樱花,绚烂之极却瞬间消散的寓意。

在《花落长安》里王洁将“落花微雨”、“永远长恨”主题继续延伸挖掘,以花喻女子是一个古典意象,也是一个审美意象,小说中的秦幽若便是这个意象的集合。毋庸置疑,这是个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女性。说传统,是因为作者按照古典美的意蕴赋予她清丽的外形,高冷的个性;说她现代,是因为秦幽若不断进行人生位置的寻觅,先后经历弃医从商,后又转向为文,历经了从医生到商人,再到学生的身份转换,在这些转换中既有生存的种种压力,也有人生不断追求的精神象征。再就秦幽若经过从坚冰到春水,从春水又到落花的嬗变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一次嬗变都会遭遇一位男性,从丈夫刘江到孙浩德、郑秉国、欧阳文博,秦幽若的情感世界里始终无法获得圆满。要么是有婚姻而无真爱;要么是一起创业,但却无法心灵相通;要么是处于自己的阴影无法摆脱往事的折磨;要么是奋不顾身逐爱,而爱却无婚姻保证。爱是不能忘记的,但爱在秦幽若的人生中是残缺的,它宛如绚烂之极的樱花落了一地残红;一只彩蝶在狂风暴雨中歇下翅子,可是“任是花落也动人”,纵然落得一身伤痕,在花落之际,秦幽若们还是要仰望星空,这便是人生。王洁写出了人生的凄凉,写出了女性的人生凉薄,宛如她为女主人公起的名字一般,女性的生命是幽幽若若的,是花落了一地还满的意境。

从《六月初五》到《花落长安》,王洁的进步是跨越性的。在《六月初五》里她还在述说小儿女的亲情、爱情、人生的种种情愫,而到了《花落长安》中她便铺排故事、细节描写、人物心理刻画。王洁这种驾驭长篇小说的能力,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于她,这女子如果再修炼若干年,又会是一个什么的天地呢?不过,那只是后话,就眼前而论,王洁在长篇小说创作上初试牛刀,就已经显现出她讲故事的能力游刃有余。小说一开篇设置秦幽若夫妻大动干戈吵架,暴露出夫妻感情危机,紧接着写闺蜜方晓林深夜相救,引出方晓林与秦幽若大学男同学孙浩德感情这条线索,随即秦幽若与孙浩德合伙创业,秦幽若陷入与国企老板郑秉国来往密切,而另一方面由于闺蜜方晓林热烈追求孙浩德,秦方两人的关系到了剑拔弩张境地。出于嫉妒的方晓林对秦幽若莫须有陷害,秦幽若信任有加的小秘书也出卖了她。此后,历尽人间苦的秦幽若邂逅欧阳文博,情深意浓时却惨遭背叛,恰在此际,她得到曾经深爱自己的郑秉国绝笔。不言而喻,小说情节曲折、一波三折,秦幽若不断地转换身份,不断地生发出新的故事枝节,而就在我们为主人公黯然伤神时,小说却在一个开放的结局中落下帷幕。“暮色悄悄降落人间,西南天际,一弯新月出来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朦朦胧胧的,渐渐地展露出轮廓之后,只是闪亮片刻就被层层的乌云遮盖在身后,若有若无,难见踪影。”扑所迷离的结局让人扼腕叹息,一股幽若的忧伤气息弥漫天际。

当然,长篇小说的成功不仅仅在于作者有铺排故事的能力,更在于故事中能否塑造起来几个值得玩味的人物。《花落长安》塑造了一系列形象鲜明、个性突出的人物谱系。清丽干练的秦幽若、温柔热烈的方晓林、厚道仗义的孙浩德、大气果敢的郑秉国、温文尔雅的欧阳文博、粗俗不堪的刘江,每一个人物都栩栩如生,每个人物都担负着各自不同的使命。让我们能感觉到他们在笑、在哭、在闹、在煎熬。一般而言,一部小说能给读者留下二、三位个性鲜明的人物,作者的笔力就算不错了,而《花落长安》展现了一个系列人物谱系,他们各个须眉皆动、言语呼吸声犹在耳际,这就相当难能可贵了,更何况,作者在塑造他们时运用的手法不同。作者在矛盾冲突中凸显秦幽若,用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勾勒主人公内心波澜如海般的变化。方晓琳,这一闺蜜形象,作者则把她放置在情节变化中去塑造,从深夜开车接离家出走的秦幽若到制造艳照门事件诬陷好朋友,方晓琳这一人物形象前后变化大,但由于作者寻找到合理的引起人物性格激变的基点,这种变化就让人觉得可信、真实。并且从秦幽若与方晓林的关系角度来看,方晓琳何尝不是秦幽若的一个镜像呢?她们俩看似闺蜜,实为情敌,但本质都是一样的。秦幽若为爱而寻觅,方晓琳为爱而疯狂,只不过一个表现得如水,一个表现得似火。而对刘江的塑造,作者则采用语言来塑造,刘江粗俗不堪的语言,忸怩作态的做派,都让人对他产生厌弃反感。毋庸置疑,作者掌控人物的能力较强,使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作家之手的作品。

如果说从情节铺排角度看,作者已经具备驾驭长篇小说的能力,塑造出“这一个”人物形象证明了作者还具有相当大的创作潜力,那么从一部职场斗法的小说看,我们分明感觉到这部小说有一种诗境、散文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味道。不论是商场的唇枪舌剑,还是人物的情感生活描摹,王洁都写得自然、淡然,文笔清新、细腻,携带着一股忧伤美。这种美不同于崇高、悲剧、喜剧,而是一种诗性审美意味,重意境,讲意象,强调一种余音绕梁、不绝如缕的艺术效果,抑或我们称之为东方的审美意蕴。宗白华讲:“功利境界主于利,伦理境界主于爱,政治境界主于权,学术境界主于真,宗教境界主于神。但介乎后二者的中间,以宇宙人生的具体为对象,赏玩它的色相、秩序、节奏、和谐,借以窥见自我的最深心灵的反映;化实景而为虚境,创形象以为象征,使人类最高的心灵具体化、肉身化,这就是‘艺术境界’。”王洁的《花落长安》有这种淡雅清新的意味,有化实景而为虚境的意象,以具象而象征的手法。自然,艺术的意境有它的深度、高度、阔度,无疑王洁尚需走下去,唯有走下去,才能不断超越自我,不断提升境界,不断厚重起来,广阔起来。

写完这篇小文时,恰巧长安刚落下一场初夏雨,烟雨中长安必然已是满地落英缤纷,满地的幽歌与情丝环绕,而我只愿王洁:

年年长安樱花雨,缤纷满地春又生。

生来枝头绽绚丽,温馨慷慨留清真。

2018年5月6日于长安雨中

作者简介:刘宁,文学博士,历史地理学博士后,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研究员,陕西省六个一批人才,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著有《当代陕西作家与秦地传统文化研究》等著作,在《文学评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文艺争鸣》等国内期刊发表论文八十余篇。2014年获得第六届冰心散文理论奖,2015年获得中国散文三十年散文理论奖,2017年获得第九届西安市社科奖。2013年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当代陕西作家与农民日常生活审美化研究》,2016年主持中宣部讲好中国故事《黄河岸边的家:当代中国考察》研究课题,2012年主持中国博士后科学研究基金等国家省部级课题九项。

(责编:李金霞、胡线勤)

新闻排行榜

联系我们

欢迎关注中国报协

电话:(010)65363816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协
电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协

电话:(010)65363816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协
电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业

电话:(010)65363857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业
电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业

电话:(010)65363857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业
电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公众号

电话:(010)65363822
微信公众号:党报头条
电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公众号

电话:(010)65363822
微信公众号:党报头条
电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APP

电话:(010)65363857/3004
欢迎关注扫码下载党报头条APP
电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APP

电话:(010)65363857/3004
欢迎关注扫码下载党报头条APP
电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Copyright 2017 by 中国报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