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报协网
首页时事政治协会要闻报业动态传媒聚焦报业人物经济管理区域经济文旅视界国际传媒视频直播
党报头条专题报道刊头故事明星企业特色小镇摄影书画收藏市场报协组织机构会员展厅
协会要闻 报业人物 经济管理
文旅视界 专题报道 特色小镇 摄影
即时新闻
559亿!中国电影迈上新台阶 银幕总数突破5万块 我国研制出新型隔热防火材料(创新前沿) 周岁雄安:新时代奋斗交响曲的精彩篇章 “静静地遍洒雨露”(人民论坛) 西方政党政治四大乱象(特别关注) 并、减、降,解码税改关键词(经济热点·打开改革大礼包①) 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128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人民网评:适应新矛盾,满足新需要 人民网评:为释放社会活力打开更大空间 人民网评:为人民改革,靠人民改革,一往无前
人民网>>传媒>>中国报协网>>时事政治

西方政党政治四大乱象(特别关注)

2018年04月02日09: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主张枪支自由的利益团体在美国选举政治中举足轻重,特朗普政府依旧囿于利益对控枪态度暧昧引发民众不满。图为2018年3月14日,美国学生在华盛顿游行呼吁加强对枪支管控。

  人民视觉

  由于当地政府行政效率长期低下难解,经常让意大利首都罗马等地因大雪等突发状况陷入“瘫痪”。图为2018年2月26日,一名清洁工在罗马市政府外清除积雪。

  新华社发

  希腊债务危机于2015年大选后急剧恶化,引发国内挤兑“狂潮”。图为2015年7月2日,雅典民众在取款机前排队取钱。

  本报记者韩秉宸摄

  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欧美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事件,暴露出西方标榜的民主模式中党派纷争、内乱不止、相互倾轧、社会撕裂等种种弊端。以选举政治和多党竞争政治为核心的西式民主,已经无法协调社会各种力量,日益丧失为国家未来发展提供保障的功能。正如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华盛顿分社社长威廉·琼斯所说:“西方民主制度并不是在退缩,而是在崩溃,且已经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党争不断

  争权夺利脱离群众

  沦为利益集团工具

  西方政党政治以多党竞争为主要特点。在西方政党政治中,政党就是围绕夺取政权、维护政权和参与政权而开展活动的政治组织。政党之间围绕权力进行博弈是西方政党政治的常态,随着西方政党日益脱离群众,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的政治工具,这种博弈往往以损害国家利益为代价。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为赢得选举不择手段,毫不顾忌地互相攻讦,老百姓真正关心的议题反而成为陪衬。希拉里骂特朗普是“疯子”,特朗普则威胁:“如果我当选,我将命令总检察长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你,送你进监狱!”

  美国北星民意调查研究机构主席威特·艾尔斯对本报记者表示,希拉里和特朗普相互攻击“主要集中在个性、丑闻等方面,政策方面则缺乏深度”。两人的这种针锋相对并非出自正义,也非源自相互间的仇恨,只是为代表各自党派竞选而服务。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民众早已对两党轮流坐庄失去信任,“选举秀”旨在吸引更多民众眼球。果然,特朗普胜选后就立刻否认将起诉希拉里。

  2018年1月19日晚,美国国会参议院未能通过联邦政府临时拨款法案,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从1月20日零时起被迫关闭。不到一个月时间政府两次“关门”,成为“驴象之争”引发的又一闹剧。据美国媒体分析,此次联邦政府机构关门将对社会、经济造成广泛影响,每天损失约65亿美元。

  民主党与共和党拒不相让的原因却并非拨款问题本身,而是夹带在拨款法案中的私货——“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法案等问题。“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法案由前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签署实施,但被特朗普于2017年9月废除。

  据统计,自1977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部门部分关闭10次以上,时间短至1天,长至数周,平均每届总统任期内都要发生1次。

  德国大选后5个多月才组阁成功,背后也是党派利益作祟。2017年9月,联合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在德国大选中得票率分居第一、第二位,但各自距前一次大选得票大幅下滑。社民党认为,同联盟党联合执政是导致其得票率下跌的主要原因,因此坚决拒绝再次联合组阁。联盟党曾试图与自民党和绿党组阁,终因利益分配不均告吹。

  最后,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出面斡旋,让联盟党与社民党重新开展谈判。双方在进行了新的讨价还价后终于达成协议联合组阁,但两党的信誉均受到重创。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主席博罗特曼公开表示,德国组阁是“各怀心思,无精打采,毫无灵感”。《柏林日报》总编辑尤亨·昂兹指出,组阁僵局显出党派间无比狭小的共识空间,对德国这样一个工业大国、欧洲强国而言,“这次组阁过程真是一个历时漫长的笑话”。

  内斗不止

  政客之间勾心斗角

  民众利益抛之脑后

  西方政坛上经常出现“弃政从商、由商入政”现象,给人感觉似乎是政治更加平民化了,其实前者往往是政客在台上给自己谋了后路,走“旋转门”,而后者则是权钱交易下给予商人的政治报答,核心都是各自的利益。一旦利益受损,政客们将不惜撕破脸皮。如果说党派斗争中还存在着些许理念之争的色彩,党派内的斗争背后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2014年9月,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虽不支持英国脱欧,但为履行竞选诺言而发起“脱欧公投”。然而,他的老同事、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却选择“反水”,与养老大臣伊恩·邓肯·史密斯等拉拢100多位议员,组成保守党“脱欧派”,在执政党内闹起了分裂。

  一位支持脱欧的英国保守党议员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竟然做出露骨表态:“我并不想从背后给卡梅伦一刀,因为我想从正面给他一刀,这样我可以看到他挨刺时脸上的表情……”一次关乎国家未来命运的公投,竟然成为私人恩怨的泄愤工具。

  英国舆论广泛猜测,约翰逊掀起内斗“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夺取首相宝座。公投后,虽然约翰逊出任外交大臣一职,但在英国如何脱欧的问题上,他依然强硬地与首相特雷莎·梅唱反调,大有继续逼宫之势。

  无独有偶,2016年12月,时任意大利总理、民主党总书记伦齐在其主导的修宪公投失败后宣布辞职,不仅反对党高奏凯歌,前总理达莱玛和前总书记贝尔萨尼领导的党内“少数派”也“载歌载舞”。据统计,民主党“少数派”在公投中至少为反对党“贡献”了10%的选票,否则修宪公投结果可能完全不同。

  “少数派”这么做,主要源自对伦齐个人的不满,以及担心失去既得利益。伦齐在2013年12月就任民主党总书记后,大力提拔党内年轻人,贝尔萨尼等党内元老的话语权遭到削弱,而他在担任总理后又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也触动了党内众多元老的“奶酪”,修改《劳动法》更让双方在议会中“兵戎相见”,使民主党内出现事实性分裂。

  据媒体报道,2014年欧盟委员会改选期间,恰逢意大利担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达莱玛当时曾积极运作,希望出任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但伦齐却坚持提名时任意大利外长莫盖里尼,致使未能如愿的达莱玛重新“杀”回政坛与其为敌。

  意大利《晚邮报》对民主党分裂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评,直言“这种分裂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当事双方在内斗过程中都在逃避责任,就连伦齐也曾有机会避免分裂。执政党分裂给意大利政坛带来的不确定性等问题,“毫无疑问将使民主党的支持者们感到痛苦和迷茫”。

  政治极化

  西方治理体制衰败

  导致极端势力抬头

  真正的民主模式应该让社会各种力量进行协商,以便达成妥协和平衡,而不是进行零和博弈,以压倒和战胜对方为目标。西方政党政治不断极化,让妥协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以至于不同力量的协商变成了非此即彼的恶斗。传统政党深陷这种恶斗之中难以自拔,无暇顾及国家的未来发展,让民众对其深恶痛绝的同时,也给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2018年3月5日,意大利大选结果公布,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为最大赢家,以近33%的得票率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极右翼政党联盟党,则以超过17%的得票率战胜了中右联盟领导人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前进党。一时间,“‘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合执政让欧盟彻底走向分裂”的担忧,蔓延至整个欧洲。

  为什么“五星运动”能在选举中大胜?分析人士指出,意大利当前经济增长乏力、贫富差距悬殊、年轻人失业情况严重,现有政党除了搞斗争“在行”,对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提不出什么有效对策。“五星运动”瞄准传统政治势力开足火力猛攻,获得了大量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的青睐。联盟党反欧反移民,更在大选中效仿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意大利优先”的口号,也成功夺走了中右联盟的话语权。

  此前,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法国议会选举中获得8个席位,其领导人勒庞首次当选议员。在德国大选中,传统大党联盟党和社民党都创下历史新低,而以反欧盟、反难民等为口号的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却一跃以13%的得票率成为联邦议会第三大党。在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和中右翼的人民党结盟组阁,被法国《解放报》看作“右翼势力在欧洲扩张的最新收获”。比利时《标准报》也直言,超过1/4的选民被自由党的政治纲领所吸引,足以证明右翼民粹主义又回到了奥地利“主流社会”。

  当前西方民主的最大威胁在于,民主制度未能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因此催生出“去道德化”的政治趋势。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华盛顿分社社长威廉·琼斯对本报记者表示:“大多数选民认为政府中没有人为他们而战,使得投票意愿不断下降,即使投票也更倾向于以反建制的抗议型思维做出选择。”

  选举异化

  一切为了选举上台

  信口许诺任性决策

  西方民主理论宣称,只有实行竞争性政党制度,通过民意选择和政党博弈,才能产生比较理想的执政党及领导人。然而,今天的西方政党已被选票绑架。为了多拉选票,候选人使尽招数讨好选民,一旦当选,承诺就变成一纸空文。执政的领导人往往通过提前选举或公投,为自己的权力游戏“下注”。

  卡梅伦当初决定举行英国脱欧公投的如意算盘是:反正公投通不过,他可借公投打击反对党、巩固自己的权力,还可趁机要挟欧盟。但将一个涉及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政治议题,交给信息获取并不充分、不平衡且易于被眼前利益迷惑的普通选民来决断,无疑是轻率的政治赌博。随着“脱欧派”出人意料地胜出,卡梅伦这个缺乏责任和担当的政客也不得不告别政坛。

  以史密斯为代表的保守党政客,为了赢得脱欧公投的胜利,炮制了诸如“英国每周向欧盟付出3.5亿英镑,离开欧盟可以将这些钱用到国民医疗体系上”的不实言论。在脱欧已成定局后,人们才发现脱欧的代价远远高出预料。民调显示,多数民众对脱欧感到后悔,希望能扭转脱欧进程。政客们这种不顾国家利益的做法,把英国带入一个混乱迷茫的时期。

  伦齐发起意大利修宪公投,也是想扩大政府权力,为接下来的政治经济改革扫清道路。计划裁撤的意大利省级行政区划、意大利经济和工作委员会,更是长久以来饱受民众诟病。反对党却老谋深算,用一句“伦齐修宪是想要独裁”,成功转移了选民的注意力。

  伦齐在辞职讲话中表示,意大利政坛本来就是风水轮流转的舞台,无所谓输赢,“每次选举后都会一切照旧”。但他还是要大声疾呼,因为自己本想为意大利的未来有所作为,由于改革想要撤掉的椅子太多,结果“被撤掉的只有我的椅子”。

  西方国家的反对党利用民众不满情绪,为了反对而反对,短时间内就可集聚大量人气。当他们从反对党变为执政党时,民众才会发现,一切都不过是空中楼阁。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曾作为反对党,在议会中不断攻击前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政府,并承诺上台后就将结束紧缩。现在希腊实施的紧缩政策却较以往更甚——当然,如果齐普拉斯重蹈往届政府的覆辙,不顾实际开出空头支票、扩大福利,希腊民众将来的日子会更难过。

  在2016年意大利地方选举中,“五星运动”候选人拉吉以反腐反黑的口号赢得胜利,但入主市政府不久后,由她任命的多名官员都被查出涉嫌贪腐,甚至连她本人也遭到检方传唤调查。

  “如今,西方政治制度的弊端越来越明显,老百姓对传统政党感到失望,新的政党又没有执政经验,大多数只能靠喊口号、煽动民粹主义情绪来获得支持,不能实际解决问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亚历山大·洛马诺夫认为,对比西方社会的现状,中国的新型政党制度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本报记者韩秉宸、章念生、张朋辉、胡泽曦、许立群、强薇、冯雪珺、张磊)

  制图:蔡华伟

  《人民日报》(2018年04月02日23版)

(责编:戴靖、胡线勤)

新闻排行榜

联系我们

欢迎关注中国报协

电话:(010)65363816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协
电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协

电话:(010)65363816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协
电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业

电话:(010)65363857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业
电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中国报业

电话:(010)65363857
微信公众号:中国报业
电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公众号

电话:(010)65363822
微信公众号:党报头条
电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公众号

电话:(010)65363822
微信公众号:党报头条
电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APP

电话:(010)65363857/3004
欢迎关注扫码下载党报头条APP
电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欢迎关注党报头条APP

电话:(010)65363857/3004
欢迎关注扫码下载党报头条APP
电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Copyright 2017 by 中国报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