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人民网>>传媒>>中国报协网>>传媒观察>>广电

"小顾聊神话"恶搞经典 艺术普及语不雷人誓不休?

2016年11月23日15:35    来源:北京日报

[打印][网摘][纠错][分享][推荐]

顾爷把希腊神话中的众神全部调侃了一遍。 漫画/王鹏

    阿波罗是一个找不到女朋友的“高富帅”,维纳斯是“外国潘金莲”,世界名画中的希腊神话诸神遭到搞笑、调侃,被贴上网络流行标签。一本名为《小顾聊神话》的书刚一面世,就引发了争议。而在微博、微信公众号上,像《小顾聊神话》这样调侃名画的“艺术普及”并非个案,经典艺术的神秘面纱被撕扯下来,有人为此喝彩,但也有人深表忧虑。

  顾爷开涮

  名画希腊诸神,统统被恶搞

  在《小顾聊神话》里,作者顾爷对名画里神话人物的解读十分“雷人”。他称,希腊神话就是一部包含血腥、暴力、乱伦、勾心斗角和同性恋的情景剧。

  顾爷说太阳神阿波罗是找不到女朋友的“高富帅”,阿波罗的姐姐狄安娜是一个不肯结婚的“男人婆”,宙斯则是“老色狼”。他还说维纳斯是“狐狸精”,更是“外国潘金莲”。而赫拉呢,变成“反小三协会会长”。海格力士被封为“外国孙悟空”,火神赫淮斯托斯被封为希腊“武大郎”。当然,女神普赛克也没被放过,她是一枚“剩女”。古典画家也遭到调侃,比如波提切利被顾爷叫做“小桶”。他还评价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都是“忍者龟”。

  顾爷是何许人?见过他的读者说“以为是个高瘦的大叔,结果是个白胖的路人”。他本名顾孟劼,80后,大学学的设计,虽没有接受过任何艺术史教育,却凭借对绘画的热爱,成为网络上最红的艺术科普作家。他出过《小顾聊绘画1》《小顾聊绘画2》,都被众多读者追捧,销量超过50万册。他在微博上有超过100万追捧者,其微信公众号也有200万追捧者。

  为何如此这般颠覆“高大上”的名画?顾爷的理由很直白,大众通常在美术馆看画的时候,天空就会飘过三个大字——“看不懂”,因此他认为以讲故事的方式普及名画是妙招,“很多人说我不尊重艺术,但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评论电影,为什么不可以调侃几百年前的艺术?”

  至于读者能否从中有所收获,顾爷坦率地说,“看完后嘻嘻哈哈,读者好像什么也没记住,但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觉得又能聊点什么了。”不过,他也惊讶地说,“这些只是自己写爽了的东西,没想到居然能出书。”

  受众追捧

  只要说法有趣,硬伤不重要

  顾爷这些随心所欲的文字,却得到了市场、读者的热烈回应。在豆瓣上,光是顾爷第一本书就超过7000人评价,第二本书有超过3000人评价。刚上市的《小顾聊神话》也有300多人评价,远远高于著名作家作品的评价数量。

  《小顾聊神话》策划编辑杨默说,她盯上顾爷纯属偶然。一次她看一本介绍伦勃朗的书,生生看不进去,恰在这时发现一本顾爷聊绘画的书,她不仅很顺利地看完全书,更觉得顾爷讲的伦勃朗、莫奈等人特别有趣。比如顾爷写莫奈决定隐居那年是42岁,后来却活了86岁,后半生都在花园度过。“本来我没那么喜欢莫奈,看到这儿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杨默找来莫奈的书看,恰好她有朋友住在莫奈晚年住的维吉尼小镇,就让朋友拍了好些照片。杨默从未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走近莫奈。

  尽管顾爷不少地方讲得并不准确,甚至会有硬伤,但杨默觉得一个东西只要有趣,有时比正确本身还重要,“让我产生兴趣后,我会再去找正确或权威的内容,去补充、去矫正。”她也因此决定给顾爷出书。

  赵子龙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科班出身,对于顾爷的讲述方式,他同样表示支持。他认为,艺术行业如果只是少数藏家、评论家参与,肯定没有前途,只有大众参与,才能让这个行业充满活力。而通过网络语言、娱乐的方式,让大众和经典绘画无距离,才能打消不少人在艺术面前的自卑感。

  对不少读者来说,一本艺术普及读物很搞笑,更让他们兴趣盎然。读者“鸟飞”说,顾爷讲东西调侃较多,可能耐不住咀嚼,但相比那些所谓正统的希腊神话,尤其是文笔啰嗦、逻辑混乱的讲述,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业内担忧

  “美盲”太多,顾爷才有市场

  像顾爷这样以调侃、搞笑的方式搞艺术普及,如今并非个例,甚至在微博、微信公众号还很风行,这多少让业内人士感到一些担忧。

  “将经典的、人类历史的结晶,拉到低俗的层面去讲述,这种方式不太合适。”艺术批评家、策展人杨卫认为,读者看不懂,至少对艺术还有所敬畏,但顾爷将经典艺术解构掉、玩笑化,而且还能出书,就会让大家觉得谁都可以无底线地将历史、经典重新调侃一通。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超认为,“速成式的艺术知识传播会存在一定偏差”,艺术史并不是快餐文化,需要花大量时间学习和积累,不能简单地与艺术知识普及划等号。

  在杨卫看来,这更是当今时代的毛病,微信公众号谈正儿八经的事,引不起大家的兴趣,但是爆料一些名人隐私等,马上就有“10万+”阅读量。“这不是局部问题,是整个时代存在的问题,谈理想、谈文化、谈崇高、谈经典,很多人没什么兴趣,觉得离我们太远。”他认为,读者希望通过语言、文字马上获得快感,而不是获得思考。

  这也让杨卫想起吴冠中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说过的话:“今天中国的文盲不多了,但是,美盲却很多。”他感慨,二三十年过去了,美育教育依然欠缺,就连不少博士对艺术知识的了解也极度匮乏,这也使得顾爷现象大行其道。

  而在艺术普及方面,学者们更乐于在艺术圈自娱自乐,不愿意主动和大众沟通。“大众本身就缺乏审美基础,尤其是当代艺术形态越来越复杂,结果大众对整个艺术史根本看不懂,不知道画家们在搞什么名堂。”杨卫说,相比之下,上世纪80年代,邵大箴、宗白华等名家都写过通俗读物介绍西方艺术、美学,但是现在的学者不愿意做这些,而且高校评职称也并不认可艺术普及读物。

  杨卫为此呼吁,大众需要艺术史普及,需要审美运动。他设想说,美术馆至少应该增加一些对艺术史做简短梳理的展览,“我们现在引进很多西方大师的展览,都在做高端展览,但艺术史的展览还是太少了。”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所长沈语冰也认为,博物馆和美术馆是培养大众艺术鉴赏力最好的课堂,应该多做艺术普及工作。(记者 路艳霞)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责编:李金霞、胡线勤)

传媒产业更多

经 营

投 资

广 告

发 行

媒企互动

图说天下更多>

访谈﹒直播更多>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友情链接

| 信息产业部 | 文化部 | 国家广电总局 | 新闻出版总署 | 国家版权局 | 新华传媒 | 中国记者网 | CNNIC | 中国新闻出版网 | 上海报网 | 传媒 | 中国广告网 | 北京大学新媒体 | 新闻记者 | 中国记者 | 青年记者 | 中国网联网 | 今传媒 | 新闻与写作 | 湖北传媒 |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 传媒培训网 | 中国出版网 | 华夏记者网 | 新闻实践 | 国务院新闻办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国际在线 | 中青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台湾网 | 文明网 | 中国记协 | 中广网 | 中新网 | 光明网 | 中国政府网 | 东方网 | 千龙网 | 浙江报业网 | 龙源期刊网 | 传媒网论坛 | 新民网 | 新华月报网 | 艾瑞咨询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新华网互联网频道 | 中国产业报协会网 | 中国产业网 | 中国电视批评论坛 | 中广互联 | 山西出版传媒网 | 广播电视信息 | 新浪传媒| 网易传媒 | 龙新网 | 搜狐传媒 | 天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