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人民网>>传媒>>中国报协网>>报海观潮>>报史钩沉

郁永言:牺牲于大青山的大众日报记者

于岸青

2016年03月16日14:50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打印][网摘][纠错][分享][推荐]

  2015年8月24日,民政部公布第二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1941年冬牺牲于大青山突围中的大众日报通讯部部长郁永言名列其中。

  在南京中央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郁永言和李竹如一同考入南京中央大学。来自山东利津的李竹如入法学院政治系,江苏南通人郁永言入经济系。此时,距蒋介石对共产党人的大屠杀刚刚过去两年,而李竹如正是在屠杀最为密集时加入了共产党。郁永言入校后追求真理,毫不畏惧,在学习经济理论的同时,秘密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经典著作。1929年,在中央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黄祥宾介绍下,郁永言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他与李竹如分属不同的支部,也并不认识。

  九一八事变后,1931年12月,北京大学示威团赴南京请愿,请求政府出兵抗日;到中旬,来自北平、天津、武汉、广州、安庆、苏州、太仓、济南等地的学生陆续到达南京。12月17日,在南京珍珠桥附近,一万多示威学生遭国民党南京警备师二旅和反动警察血腥镇压。此后,中大党支部书记杨晋豪的活动被引起注意,为预防万一,经过党支部讨论,支部书记由比较隐蔽稳重的郁永言担任。这时,李竹如与郁永言并到同一个支部。

  三个月后,中共南京市委书记王善堂和军委书记路大奎被捕,叛徒顾顺章出面审讯劝降,王善堂叛变,供出了南京市党员的名单,先后被捕300余人,其中有100多名优秀党员牺牲,中大党支部遭到破坏。李竹如恰好回山东过春节,躲过一劫。郁永言则及时得到组织上的通知,迅速转移,回到了南通。

  1939年5月,由徐向前任司令员、朱瑞任政治委员的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部、政治部机关奉命开赴山东。李竹如和他的同学兼战友郁永言随行来到山东。

  走上抗战第一线

  1938年夏,经组织安排,郁永言来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守后,日军增兵山东,占据了山东大部分城市和交通要道,并开始向乡村渗透。为适应对敌斗争的新形势,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1938年12月八路军山东纵队成立,张经武任司令员,黎玉任政治委员。不久,中共中央决定派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主力开赴山东。

  随着山东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为统一指挥山东与苏北地区八路军各部队,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于1939年5月,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决定组织八路军第一纵队,以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治委员。正在冀南的徐向前和在晋东南八路军总部驻地的朱瑞接到命令后,分别带上一个小分队和从八路军总部、抗大第一分校选调的干部,星夜向山东进发。6月7日,徐向前、朱瑞在鲁西北馆陶(今属河北)碰面,29日到达在沂蒙山区的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山东纵队指挥部。因当时日军正对鲁中抗日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大规模“扫荡”,徐向前、朱瑞马上带领部队,全力投入反“扫荡”斗争。反“扫荡”一结束,两人立即开始着手统一部队建制,健全纵队领导机构的工作。8月1日,徐向前、朱瑞以第一纵队司令员、政治委员名义通电就职,八路军第一纵队正式成立。

  朱瑞从八路军总部、中共北方局、一二九师、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等单位挑选了一百多名干部,其中包括红军时期的著名战将王建安、罗舜初等骨干力量,也包括李竹如和郁永言。

  加入大众日报社

  在一纵政治部,郁永言主要负责编辑政治部所办的油印报和油印电讯,两个月后,山东分局决定这个油印刊物合并到大众日报社。这样,郁永言于1939年9月初,从一纵驻地耿家官庄来到了报社驻地牛旺庙,任编辑室编辑。

  借此时机,报社对组织机构进行了完善。1939年10月23日,大众日报一版刊发启事:“本社电台,自本月16日起,播发新闻,波长50米,呼号CSR8,时间第一节6点至7点,第二节20点至21点。大众通讯社启。”同时,大众电讯也就是后来的大众日报内参创刊。大众电讯主要编发电台收的不宜公开见报的电讯稿,及记者和通讯员采写的不宜见报的重要情况,供山东省委、分局和军区的领导同志参阅。这个工作由郁永言负责,郁永言成为大众通讯社和大众内参的创始人。

  一个月后,中共山东分局成立中共山东分局党报委员会,由分局书记朱瑞任书记,分局委员、宣传部长李竹如任副书记,主持日常工作。党报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讨论制订大众日报宣传报道方针和计划,审查报纸重要社论和报道社建设中重大问题,组织推动全党办报。李竹如和郁永言在大众日报社又战斗在一起。

  1939年,初生的大众日报克服了技术、物资上的种种困难,粉碎了敌人的疯狂“扫荡”。一年中,共出铅印石印报105期,油印报25期,还印制书刊十几种,达数万册,在烽火之中生存下来,向敌后的军民发出了党的声音。正如时任总编辑于寄愚在《离别了,一九三九年》诗中所言:“一九三九充满了浴血的战斗,在战斗的创伤中生长出自由,你带着斗争来;伴着胜利去,你更留下无穷止胜利的战斗。”

  经受重大报道的考验

  1940年4月,大众日报社移驻青驼寺后,在李竹如主持下,再次进行了机构调整。将电务室改为通讯室,郁永言被任命为通讯室主任。通讯室对外仍称大众通讯社,其主要任务,除按时抄收并播发电讯外,出版大众电讯,供给编辑电稿,同时增加采访报道。从7月1日起,通讯室采写的新闻要加电头“大众社”,山东纵队通讯员来稿加“部队通讯”等,以示区别。这时期,报社各项工作都积极改进,报纸第一次有了插图,1940年1月13日刊登木刻连环画《张村长》,用直观的形式讲述张村长的模范事迹,这个传统一直保持到今天。增设营业部,印刷厂工人制定技术等级……

  通讯室成立后,报社相继迎来持续一个月的联合大会报道和百团大战报道,特别是百团大战报道,电讯量成几十倍地增加,郁永言率领编辑方曙、陈虹,资料员文白和电台的十几位同志一起,经受住了重大报道的考验,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941年1月6日,国民党反动派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件”,杀害新四军数千人,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自7日至13日,报社电台先后收到国民党中央社消息,半信半疑;15日电台收到华北新华社广播和延安新华社抗议电,便坚信不疑,决定迅速报道声援。19日起,大众日报编发多篇电讯,怒斥国民党破坏抗战的滔天罪行,呼吁一切爱国人士团结起来制裁反共亲日投降派。

  24日上午,郁永言和大家一样冒着严寒在村外打谷场上,参加追悼新四军遇难将士大会,晚上编发大会通电全国声援新四军、致电慰问新四军及遇难将士家属等稿件。28日,发表了“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张云逸为副军长等重建新四军军部”的报道,以及山东各界誓为“皖南事变”遇难将士雪冤的新闻,鼓励广大军民同仇敌忾,战胜困难,克服内战危机。

  郁永言牺牲后,同事吴建追忆道:“郁永言同志只要见过他的人都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一副白近视眼镜架在瘦削的鼻梁上,一个比一般文化人还瘦弱的身体配合着一张饱经风霜的面孔,这是革命的风霜!”

  新华社山东分社第一任采编室主任

  根据地的生活十分艰苦,编辑记者经常开夜车赶稿,夜里睡在地铺的山草上,两人合盖一床被子,相互紧靠取暖。被子白铺夜盖,虱子丛生,白天在院子里搭个小桌子工作,房东的鸡就进屋上铺捉虱子吃。青黄不接之时,上顿豆子下顿野菜,但全社上下,从总编到工人,无人抱怨,共产党员更是吃苦在前。

  1941年6月,鉴于电讯量大幅度增加,报道量也大量增加,通讯室升格为通讯部,成为大众日报社编辑部、经理部、通讯部三部之一,郁永言任部长。同时,大众通讯社更名为“新华通讯社山东分社”,郁永言为采编室主任。6月28日,大众日报首次用“新华社山东分社”电头,并开始向延安新华总社以及胶东、清河、鲁南等地报纸发稿,呼号CBR8,每日发稿由300字增至500字,通讯网也开始整顿,在原有100多名通讯员的基础上扩大队伍。就这样,在时驻苏鲁交界处的苍马县蛟龙湾前利城村的大众日报,以原“大众通讯社”,催生了“新华社山东分社”。郁永言成为新华社山东分社首任采编室主任。

  当天出版的大众日报头版以新华社山东分社电头刊发了《八路军破袭敌伪皆望风披靡》、《清河区广大青年涌上抗日哨岗》、《泰山区实行统一支差办法》等6篇电讯稿件。前利城村也因此成为新华社山东分社的诞生地。两个月后,苍马县根据罗荣桓同志提议改称临沭县。

  呼吁转变新闻作风

  李竹如在此时于大众日报发表了凝结着其新闻思想的重要文章《光荣的历史与光荣的任务》,他说:“抗战中的新闻记者不应仅仅是一个宣传家、鼓动家与社会教育家,并且应成为一个组织者、督促者与指导者,他比任何时期都担负着更重要的责任。”他明确指出:“历史上从来没有无立场的报纸,也从来没有无立场的新闻记者,‘抗战和进步’应当成为今天中国新闻记者所共有的立场,站在这一立场上,坚固地团结起来,并接受进步政党的领导,才能胜利地担负起光荣的时代责任。”

  同期报纸,郁永言也发表了一篇文章《转变新闻作风》,这篇文章集中体现了报纸要向大众化努力的思想。面对当时国内外如火如荼的反法西斯斗争,我们党强调新闻工作是整个宣传方面的有力武器,党号召新闻工作者要掌握这个武器,要在宣传战线上冲锋陷阵,其报道、反映、推动、批判现实的任务不亚于几千几万大军。要实现这一目标,就不仅针对工作,应向普遍深入发展,适应群众需要,还包括把新闻工作的政治质量提高一步,使报纸真正与大众打成一片,领导大众前进。因此,必须大刀阔斧地转变新闻工作作风,把那种老一套脱离实际的做法完全除掉,灌入为大众所熟悉、接受和需要的新鲜血液。

  1941年10月16日,郁永言又发表了《动员文化战士开展山东通讯工作》。他认为,“在今天对于一般老百姓与其让他们读几万本雷马克的《战后》和给他们演几千遍曹禺著的《雷雨》,还不如创造一篇孙祖战斗的报告文学或演一遍《下关东》的独幕剧来得更有价值更有意义”,“一个严重的任务,今天摆在我们每一个山东文化战士的面前。年青的山东人民的英勇斗争,需要我们全面的反映,并把这些生动的宝贵的经验教训传播给全国的人民,特别是深远的大后方和被敌寇层层封锁得如陷十八层地狱的敌占区人民的耳目里去”。郁永言对报社的通讯工作满怀信心,全力以赴,充满活力,他大声疾呼“我们要求所有的文化战士一同起来,创造为现实所需要的各种各样的通讯,为全面反映山东而斗争!”然而,谁也没想到,这篇文章成了郁永言的绝笔,一个半月后,他在大青山英勇牺牲。

  留田突围后出版大众日报号外

  1941年冬天,法西斯德国军队攻到了莫斯科城下,让全世界反法西斯战线人民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一样,此时中国的抗战也进入了最为艰苦的时期。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此时也面临着严峻的形势。10月30日,中共山东分局在驻地沂南县侍郎宅召开干部大会。山东分局主任秘书、统战部部长谷牧做动员报告:据确凿情报,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坐镇临沂,调集日伪军5万余人欲对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大举进行铁壁合围“扫荡”,推行“第三次强化治安运动”,望大家充分认识这次“扫荡”的残酷性和长期性,迅速行动起来,精简机关,疏散人员,积极开展反“扫荡”斗争。

  报社根据分局部署,立即行动起来。11月2日,首批参加反“扫荡”的50人被分成两个战时新闻小组,第一新闻小组22人加入鲁南巡视团,随李竹如赴鲁南。第二新闻小组28人,由大众日报通讯部长郁永言和指导员孙聘之负责,随山东分局行动。其余人员为第三新闻小组,随总编辑白学光靠近山东纵队就地坚持斗争。次日,报社与党校及115师师部共3000余人集合编队,番号为25支队,下属三个大队,报社50人为三大队三中队。11月4日夜里,敌人向山东分局领导机关、八路军115师师部驻地沂南县留田村一带包抄,在每个山头都燃起了熊熊大火,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但两山衔接处照不到,仍黑乎乎的。在罗荣桓的指挥下,25支队依靠熟悉地形,军纪严明,出其不意,神出鬼没,未费一枪一弹,未损一兵一卒,突破了敌人的三道封锁线。

  正在115师采访的太平洋学会记者、德国友人汉斯·希伯随队突围,体验了穿越烽火线。当天,他以《无声的战斗》为题对这个“奇妙的经历”描摹,译成中文后,在115师总政治部《战士报》上头版套红发表。留田突围后,分局研究认为突围是胜利,但也暴露了弱点,队伍需进一步精简,李竹如率鲁南巡视团包括大众日报第一战时新闻小组出发去鲁南。郁永言率第二新闻小组随分局活动,负责出版油印大众电讯。

  几天前,大众日报电台收到伪中华社的消息,希特勒鼓吹德军离莫斯科只有45公里,他将很快攻下莫斯科去过圣诞节。这消息令形势雪上加霜。而刚从留田突围,电台又收到了新华社播发的苏联纪念十月革命的消息,斯大林仍在莫斯科指挥作战,并在红场举行的盛大阅兵式上阅兵。郁永言立刻编发了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并出版了红色油印的大众日报号外,分发各部门,提高了大家反“扫荡”的信心。

  枪口下出版大众电讯

  “扫荡”开始,敌人摸不到我主力部队,对平民百姓疯狂烧杀抢掠。为了减轻群众损失,罗荣桓决定有意识地暴露下我军以调虎离山。11月9日清晨,我特务营在纵贯蒙山大道的南端石岚附近两侧山坡设下埋伏。这天下起了小雨,寒风刺骨,朱瑞和罗荣桓亲赴东山观察。黄昏时分,果然一队约1700人的日伪军带着大批抢劫的物资进入了埋伏圈,我特务营居高临下发起猛烈射击,敌军晕头转向,首尾不顾,扔下300余具尸体和大批物资,狼窜而去。郁永言立刻指挥新闻小组就地进行了战地报道,并刊发于当期大众电讯。

  分局与战工会会合于岸堤一带,形势稍稍稳定,新闻小组迅速架线收报,郁永言扶着断了一条腿的高度近视眼镜,遍寻不着桌子,便就着锅台开始编稿。有人跟他开玩笑:“你这样在锅台上发报,将来恐怕要写入历史呢!”郁永言说:“等到我们胜利了,回忆现在的一切,那锅台也许就变成了历史文物。”

  用生命突围

  此后,分局等机关转战孙祖,于11月30日来到盆泉一带。盆泉村南5里是大青山,盆泉村西侧是犬牙交错、几乎无路可走的崇山峻岭。由于敌情突变,山东战工会副主任陈明率领的1000多人包括第二新闻小组误入大青山的敌包围圈。

  拂晓,新闻小组到盆泉村住下,刚准备休息,就听东面石门山顶枪响。小组同志得到命令,迅速集合向西南转移,准备翻山向部队靠拢。刚到山下柳树沟,东山敌人冲下来,北山敌人压下来,南山敌人也冲过来,周围枪声四起。25支队被包围了。别无选择,只有孤注一掷了,我军指战员和有枪的同志与敌人展开了近身肉搏。这时上面来了命令:迅速销毁文件,分散突围。

  郁永言和同志们把所有应该销毁的文件都烧毁了,带上手枪,加入了突围的行列。随即新闻小组被冲散,报务员许志尧、吕敬斋牵着驮电台的马走在后面,枪一响,马受惊失控,只好扔下。许志尧奋力南突,中午冲出包围圈,当晚找到部队。卫生员李洪德向西南冲,他跳下石崖,看见卢再厉与敌肉搏,被敌砍死,壮烈牺牲。逯克中弹牺牲躺在崖下。文白被俘后,坚决不走,被敌枪杀……

  午后,枪声渐稀,躲在羊圈,凭粪篓遮挡躲过搜索的李洪德,把军衣反穿,爬出羊圈,扶起一位党校的受伤同志,在一山洞内把他藏好,继续翻过大山,拼命向集合点草沟头跑去。孙聘之与记者李后、雷殷、谭克等在突围中巧遇已调到分局的于寄愚,找到了收容队,终于归队。当天晚上,归队的同志重返大青山打扫战场。他们发现,郁永言已经牺牲了,身边有他带血的日记本和一条腿用线绳拴着的眼镜。

  次日,分局转移大青山东南的瓮城子集合。休整三天后,插回沂南向山东纵队靠拢。劫后余生的于寄愚、李后、雷殷等五位同志在转战之中自发重新集结,新闻小组借用分局电台收新闻,大众电讯继续出版!

  (作者单位:大众日报社来源:青年记者2015年11月下)

(责编:陈永和、胡线勤)

传媒产业更多

经 营

投 资

广 告

发 行

媒企互动

图说天下更多>

访谈﹒直播更多>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友情链接

| 信息产业部 | 文化部 | 国家广电总局 | 新闻出版总署 | 国家版权局 | 新华传媒 | 中国记者网 | CNNIC | 中国新闻出版网 | 上海报网 | 传媒 | 中国广告网 | 北京大学新媒体 | 新闻记者 | 中国记者 | 青年记者 | 中国网联网 | 今传媒 | 新闻与写作 | 湖北传媒 |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 传媒培训网 | 中国出版网 | 华夏记者网 | 新闻实践 | 国务院新闻办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国际在线 | 中青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台湾网 | 文明网 | 中国记协 | 中广网 | 中新网 | 光明网 | 中国政府网 | 东方网 | 千龙网 | 浙江报业网 | 龙源期刊网 | 传媒网论坛 | 新民网 | 新华月报网 | 艾瑞咨询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新华网互联网频道 | 中国产业报协会网 | 中国产业网 | 中国电视批评论坛 | 中广互联 | 山西出版传媒网 | 广播电视信息 | 新浪传媒| 网易传媒 | 龙新网 | 搜狐传媒 | 天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