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人民网>>传媒>>中国报协网>>报业人物

做有新闻理想的“教书人”——访庄永志

唐陟

2015年03月20日14:53    

[打印][网摘][纠错][分享][推荐]

  庄永志,1999年进入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评论部《新闻调查》栏目任策划,先后担任央视《焦点访谈》副制片人兼主编、策划部制片人。曾策划并参与过十七大、十八大、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等多项央视重大政治活动报道,其作品曾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电视新闻奖和中国新闻奖。2014年5月底,他正式辞去央视新闻中心制片人一职,随后就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实现了电视业界向学界的“完美转型”。

  对于一名在电视新闻界浸淫多年的资深新闻人,从国家电视台到名校,从业界走向学界,他比其他同行对媒体有着更理性、更客观、更透彻的认识与参悟。记者就新闻理想、新闻教育、未来电视发展等问题与他进行了一番长谈,颇有收获。

  用新闻推动社会进步

  记者:您之前在云南财经大学当老师,而后辞职到央视新闻评论部工作,当时是什么原因让您离开教师岗位,做一名新闻人,又是什么原因使您离开央视再次回归学校?

  庄永志:离开央视去高校,并非因为或仅仅因为喜欢做教员,而是当下的新闻空间越来越窄,宣传任务越来越重,为了回避我不太认同的一些做法和话语方式,我只能选择离开;而做新闻专业教员,使我既能专门关注热爱的新闻,又不会离新闻实践太远。简单说,当初为了实践,如今为了逃避。

  记者:您得过不少国家级和台级的奖励,如何回望和评价您在央视新闻中心工作的这15年?您觉得在央视收获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庄永志:央视于我而言,是启蒙之地、感激之地,也是有些许失望之地。对央视的荣誉我不敢说“与有荣焉”,但外界对央视的批评我可能有一份。

  央视给了我很多专业训练尤其是调查报道的策划与制作,各类突发事件的应对、接触和参与重要政治新闻宣传报道的机会,给了我与学界和电视之外的业界交流的支点,给我机会结识令人尊敬的同行、学者,如展江、胡舒立、吴思、李大同、喻国明、徐泓、陈昌凤、张涛甫、陈婉莹、钱钢、周海燕、于建嵘、谢岳、曾繁旭……有的成为挚友。央视也为我打开了一扇了解像《60分钟》(美国CBS的知名新闻杂志节目)、《广角镜》(英国BBC的新闻特写节目)、《四个角落》(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新闻节目)这样国外优秀报道的窗口,这些著名栏目的制片人都来过《新闻调查》交流。同时,央视不错的薪酬也足以维持我虽不奢华但还算体面的生活,起码有足够的钱买书。

  记者:您当初的新闻理想是什么?经过15年在媒体圈里的摸爬滚打,您的新闻理想实现了吗?

  庄永志:理想依然,更具体、更高远。我的职业理想就是:用新闻推动社会进步——通过突发新闻服务公众减少灾害损失,通过时政新闻帮助公众促进政治更加透明,通过公共政策报道帮助公众参与政策表达,通过人物报道为公众提供一种现代人格参照,通过文化报道帮助公众多一种选择、多一种口味,通过健康报道帮助公众多一份鉴别力。

  记者:有句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您看来,新闻理想对于一个媒体人意味着什么?拥有新闻理想的人一定能成为一名好的新闻人吗?

  庄永志:新闻人,既是知识分子,也是服务人员,不能以“无冕之王”自居,不能将媒体在垄断地位下获得的光环往头上戴。没有高远的理想,任何工作不过是一个职业而不是“志”业,对自己潜能的开掘和新闻功能的发挥都受局限。

  光有理想绝对不行,还要有专业技术,紧跟服务对象需要的实用技术。

  记者:您曾是一名优秀的策划和制片人,好的新闻策划对于新闻报道意味着什么?有人说,新闻事件不是策划出来的;还有人说,策划做得好,新闻报道就成功了一半。对此,您怎么看?

  庄永志:任何新闻事件都不可能策划出来,策划出来的就不是新闻事件,而是某种营利活动或非营利活动,或者像布尔斯廷所说的伪事件。但新闻产品,包括对突发事件的报道,一定需要策划,比如报不报、投入多少人力、报多大规模、延续多长时间、以什么形态报道,都需要策划。

  记者:对于想要进入央视新闻中心工作的新人,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和经验?

  庄永志:要做好准备,你不是效力于一般的商业媒体或者独立媒体,而是一个政府媒体,要准备承担很重的宣传任务,而新闻和宣传是不完全一样的。

  好记者需要天赋更要训练

  记者:对于在南京大学的新闻学授课,您有哪些具体计划和长远规划?您希望成为一名什么样的大学教授?

  庄永志:南京大学的新闻传播学科,历史辉煌。它的新闻传播学科发端于1936年南京大学前身金陵大学的“电影与播音专修科”,这是中国最早的电影广播教育单位,也是中国影音传播高等教育的起源。学科创办者孙明经先生(1911-1992)是杰出的新闻传播教育家,中国电影教育的奠基人,中国电视事业的先驱,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委员。他拍了近百部纪录片,中国第一部彩色纪录片就是孙明经拍摄的《民主先锋》。

  我希望能成为孙明经先生那样能教、能拍、能写、能研究的风度翩翩的教授,他儒雅的风度,在我看来,当然不仅是帅,更是博雅的气度。

  对于今天本科的教育定位,是不是可以这样想:面向当下和未来的业界,借助全院和社会力量,共享培养高品质的视频制作与传播人才,优秀的毕业生既可以自主策划、采访、编辑、推广(病毒式地传播)优质视频产品,也可以高效参与团队合作。所以,视频(影音)传达系或视频(影音)传播系也许会是更准确的描述。

  在课程设置上,还可以强化数字新闻、经济报道、文化报道、政治报道、国际与发展报道、科学和健康报道、媒体创业课等课程;在教学方式上,继续采取深度浸入式教学,整合多终端的学生媒体、将学生媒体运作与作业绑定、选拔优秀学生参与著名业界专家领衔的工作室进行纪录片制作和深度调查报道;在师资利用上,专职教师每人主攻一个技术方向,同时聘请业界高手来兼职,小班提高专项技能。

  记者:您认为国内哪些人算得上出色的职业新闻人?您认为做好新闻是否需要有天赋?

  庄永志:应按角色划分来说,优秀的记者我首推王和岩(财新传媒首席调查记者,光凭去年的谷俊山调查她就是大记者);优秀的主编,像沈亚川(笔名石扉客,现任《博客天下》主编),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当记者时调查过黄静案、佘祥林案、杨佳案,后来在《南都周刊》当编委时,组织过《起底王立军》那样的报道。

  好记者当然要天赋,更要训练。好奇心、表达欲、亲和力是必备的天赋。

  记者:有人说,新闻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现在的新闻教育与实际操作严重脱节,您同意这种观点吗?还有种观点,认为“新闻无学”,您怎么看?

  庄永志:没有做过比较,不敢乱说,就我接触过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汕头大学,还有我现在供职的南京大学,他们都很注重学生的操作能力,不光有日常运行的学生媒体,还专门组织学生做大题材的采访,比如去美国采访总统大选;这些学校还注意从业界聘请高手兼课、做讲座、当导师。

  说到新闻研究,国内高校的新闻教学,尤其是综合大学,要兼顾教学和科研,大学的新闻研究要具备前瞻、实验、批评、抽离几个要素,要为全社会和新闻业界提供思想参照,不能光是对学生提供职业技能训练。新闻研究和新闻教学,即使同一个人做,也是两个领域的事。

  记者:您对中国目前新闻学教育环境有过了解和考察吗?如何评价当前新闻界的学术环境?

  庄永志:学习中,只是印象而已:国内最有优势的新闻研究,恐怕是新闻史的研究,这方面国人至少有获得史料的优势和语言的优势;应用研究居多,而传播理论范式的提出、独特的基础性发现,几乎没有;给领导人讲话和经典著作作注占了不少论文和专著的比例。

  记者:您在央视工作了15年,积累了不少资源,有没有想过利用这些资源为高校和传媒学术界做些事情?

  庄永志:请资深传媒人到学院任教,几乎是国际惯例,我也会协助院长再请一两位高人贴身指导学生。进了学校,感觉到学界与业界有点儿成见,但两者应该适当抽离又密切合作:学界除了一起为业界培养人才这样的长远贡献,也要为业界做些近期贡献,比如媒体新技术的扩散、对报道的独立批评、对记者报道权的维护等。具体做法,比如有人指责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报道是消费苦难,我从另一个角度做了一点儿分析。

  于理于事人人皆可是记者

  记者:面对新媒体的冲击,您认为电视新闻如何做到扬长避短?

  庄永志:媒体竞争,除了财力、人才、技术这些基本因素之外,就是在平台、内容、渠道上展开。拿电视新闻来说,由于人才的积累、四级办电视机制下的渠道建设、采访权相对新媒体的独有、时政新闻的独家占有这几方面的优势,它并不显得弱,尤其是央视;但深度报道和人物报道方面,电视新闻远远比不上财新传媒这样的所谓传统媒体,像财新的“周老虎”报道,像《博客天下》对诗人余秀华的报道。甚至在形式上,很多电视台的年终策划,都比不上腾讯这样的网站。

  记者:有观点说,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能成为记者,您赞同吗?

  庄永志:于理于事,都赞同。于理应然:新闻是一种信息采集、传播,是一种服务,也是一种监督;新闻的门槛不能太高,否则不利于公民监督权和表达权的实现。于事已然:现在已经是三种新闻生产方式交替进行——UGC(用户生产内容)、PGC(专业人士生产)、AAC(算法推送);从克林顿绯闻到斯诺登的爆料,每个人都是记者的时代已经来了。

  当然,持续的、批量的、优质的、高水准的报道还是要靠专业的新闻记者。

  记者:看您的文章,比如《请谁做央视评论员》对央视评论员的选择提出了一些看法;《央视能成为公视吗》有一些媒体定位的设想,这些建议有无被采纳的可能,或者是否正在被采纳?

  庄永志:新闻评论至少可以从这几方面衡量:1.议题重要吗?2.事实弄清了吗?3.立论警醒吗?4.价值观先进吗,也就是蕴含着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社会自主化的意思吗?5.文字或口头表达顺畅吗?

  对公共电视的问题,就像多年研究中国经济的经济学家斯科说的,中国需要思想的市场,要让社会多一些思考的选择。

  采纳不采纳,我只能要求自己仔细观察,认真思考,谨慎言说,有理有据,寻求共识——姑妄言之吧。

  记者:近年来,不少央视人转身投向视频网站的怀抱,或转投地方台,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对于央视的明天,您有何期待和担忧?

  庄永志:不是投怀送抱,而是拥抱,利用网站这个新平台谋求更好的发展。国外同行业有类似选择,像NBC很有名的主播凯蒂·库里克就去了雅虎网站。央视评论部的余红苗、徐子陶去了优酷,体育频道的刘建宏去了乐视、文艺的马东去了爱奇艺,应该对他们个人更有发展,对网络视频也更有贡献。

  新媒体也需要视频专才。我们永远希望看到精致、真实、丰富的视频,将来的媒介生态应该是商业媒体、政党和政府媒体、公共媒体平等竞争,哪家制度合理、理念先进、技术优越、服务到位,哪家就能赢得人才、赢得用户。

  央视本身自然可以变身新媒体,新媒体旧媒体,相对而言,理念、技术、机制、设备,都可能在新旧之间转换;对人才,我一点不担心,有很多优秀的新闻人仍然效力央视,还有很多未来精英盼望投身其间;但是论角色和功能,至少网络时代的去中心化,对央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责编:高寒、胡线勤)

传媒经济更多

经 营

投 资

广 告

发 行

媒企互动

图说天下更多>

访谈﹒直播更多>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近年来,新闻出版业加快转企改制,较早走上了产业发展轨道,是文化产业的主力军。新闻出版业未来如何发展?出版企业上市前景如何?

友情链接

| 信息产业部 | 文化部 | 国家广电总局 | 新闻出版总署 | 国家版权局 | 新华传媒 | 中国记者网 | CNNIC | 中国新闻出版网 | 上海报网 | 传媒 | 中国广告网 | 北京大学新媒体 | 新闻记者 | 中国记者 | 青年记者 | 中国网联网 | 今传媒 | 新闻与写作 | 湖北传媒 |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 传媒培训网 | 中国出版网 | 华夏记者网 | 新闻实践 | 国务院新闻办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 | 中国日报 | 国际在线 | 中青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台湾网 | 文明网 | 中国记协 | 中广网 | 中新网 | 光明网 | 中国政府网 | 东方网 | 千龙网 | 浙江报业网 | 龙源期刊网 | 传媒网论坛 | 新民网 | 新华月报网 | 艾瑞咨询 |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 | 新华网互联网频道 | 中国产业报协会网 | 中国产业网 | 中国电视批评论坛 | 中广互联 | 山西出版传媒网 | 广播电视信息 | 新浪传媒| 网易传媒 | 龙新网 | 搜狐传媒 | 天津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