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報協網
首頁時事政治協會要聞報業動態傳媒聚焦報業人物專題報道文旅視界國際傳媒視頻直播中國報業網
黨報頭條網生態城市刊頭故事攝影書畫會員展廳無人機天下數字報業物流信息建設網
協會要聞 報業人物 生態城市 文旅視界 專題報道 特色小鎮 攝影 中國報業網
即時新聞
559億!中國電影邁上新台階 銀幕總數突破5萬塊 以自我革命精神推動主力軍挺進主戰場 以智庫化媒體助力“十四五”高質量發展 重慶市報業協會舉行換屆選舉 重慶日報報業集團總裁向澤映當選會長 中國報業協會發賀電並到會祝賀 寧夏報業協會2020年度理事會圓滿結束
中國報協網傳媒>>傳媒聚焦

儀式化傳播:新時代副刊發展的新視域

王民悅

2020年04月28日14:52    來源:中國報業

  [摘要]報紙副刊在新時代面臨增強聚合力,提升影響力,走在新聞界文化擔當前列的挑戰。自覺運用“儀式化傳播”理論,轉變觀念和傳播方式,實現由“信息媒體”向“意義媒體”飛躍,是應對挑戰的新視域。本文論述了儀式化傳播的理論源流、實踐模式和副刊取向。

  中國報紙副刊在媒體融合發展中,進入到增版擴版、大文化副刊層出不窮的繁盛期。但發展無止境,挑戰仍嚴峻。如何增強聚合力,提升影響力,走在新聞界文化擔當的前列,是艱巨的課題。國內外興起的“儀式化傳播”理論和實踐,給新聞傳播帶來有益的啟示,對副刊也不例外,這是新時代副刊發展的新視域。

  儀式化傳播的理論源流

  “儀式化傳播”理論源起20世紀70年代美國學者詹姆斯·凱瑞提出的“傳播儀式觀”。凱瑞認為,長期以來佔主流地位的傳播觀是“傳播的傳遞觀”,其把傳播看作“傳授”“發送”“傳送”,即“把信息傳給他人”,“傳播是一個為了對距離和人進行控制而使信息在空間得以傳遞和發布的過程”,媒介成了“一個發布新聞與知識、有時也提供娛樂的工具”,這種傳播觀已“黔驢技窮”。事實上,傳播“並非直指信息在空中的擴散,而是指在時間上對社會的維系﹔不是指傳達信息的行為,而是共享信仰的表征”,“是一種以團體或共同的身份把人們召集在一起的神聖典禮”,新聞寫作“不僅僅是再現或描述,事實上它是對世界的形塑與建構”,人們“更多的不是把讀報視為發送或獲取信息,而是將其視為好比參加一次彌撒儀式”,故“傳播是儀式”,定義“傳播的儀式觀”。

  凱瑞的“儀式觀”為深化傳播研究與實踐提供了新視野。此后,西方眾多學者分別提出“電視儀式”、“儀式化電視”、“媒介事件”傳播儀式化、“儀式傳播”、“媒介儀式”、“媒介化的儀式”等,在傳播學研究和實踐上形成“儀式派”。

  上述理論傳入我國后,眾多學者和實際工作者對有關基礎理論與傳播現象做了諸多分析和研究。關於“儀式化傳播”的定義,有認為“是就儀式的隱喻而言的,這類傳播不是原初意義上的儀式傳播,而是指該類傳播在主題、內容、類型、方式、時間及場所等方面都與儀式展演類似”﹔有認為“是遵循傳播儀式化結構,在形式上具有很強的先后邏輯性與面向公眾的展示性,在內容上始終強調人類精神與價值觀念,在目標上強調意義的生成與共享”,“是對傳統信息傳播方式的超越”﹔也有認為是借助儀式的思維和方法開展傳播活動,注重儀式性、象征性、展演性、價值性和互動性。

  筆者以為,“儀式化傳播”理論給傳媒最大的啟示在於:不僅僅要做“信息傳遞媒體”,更要做“意義傳播媒體”,通過儀式化傳播,把人們凝聚在一起,共沐“三觀”,共建信仰,共筑理想家園,共筑民族夢想。這對副刊來說,乃優勢所在、職責所在、使命所在,自當力行。

  儀式化傳播的實踐模式

  儀式化傳播存在於一切傳播之中,典型模式有:

  1.對儀式的儀式化傳播。國內外媒體對重要活動的開幕式、閉幕式、閱兵式、政權交接儀式和重要新聞發布會、重大慶典、公祭等儀式的傳播,具有濃厚的儀式化色彩。如廣電媒體現場直播,播前預告消息、介紹背景、透露看點,播后發布評價、闡述和連續報道等,使儀式的傳播空間與意義得以擴展,受眾不在儀式現場也有身臨其境之感,提升了對儀式意義的體認。報媒則採用事前闡述背景,事后圖文並茂,超大篇幅刊發,並且配發評論、感言、幕后紀實、連續報道等,使受眾對儀式的內容和意義得以深閱。互聯網媒體發揮媒介綜合優勢和用戶參與性強的特點,使人們參與到儀式傳播的互動中,增強了其存在感與主體意識。

  2.對事件的儀式化傳播。國內外媒體對重大的歷史紀念和現實事件、突發性事件、重要競賽事件和熱點性、慶祝性、挑戰性、戰爭性等事件的傳播也具有顯著的儀式化特征。如我國在改革開放40周年、抗戰勝利70周年和新中國成立70周年時,各大媒體除了報道從中央到地方的紀念和慶祝活動以外,還採用系列報道、系列人物訪談、評論、專刊、特刊、專欄、專題節目等形式,進行長時間有聲勢的宣傳,營造出濃厚的媒介儀式化氛圍。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各主要媒體更是打破常規,超常運作,大規模集中報道疫情動態和全國抗疫情況,極大地感召和動員了全國人民眾志成城去奪取疫情防控工作的勝利。在傳播學中,突發性疫情是“破壞性”事件,儀式化傳播旨在凝聚力量,共克時艱。

  3.對典型的儀式化傳播。典型是指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或事件。對正面典型人物的儀式化傳播,如《感動中國》等人物遴選及其頒獎儀式和一系列配套報道。以頒獎儀式為例,有嚴謹的程序、恢弘的場面、庄重的氛圍、人物短片播放、人物隆重出場、主持人現場訪談、宣讀頒獎詞、少先隊員獻花、現場頒獎和現場直播等,突破了常規節目的制作方式,強化了傳播的感染力。此外,對典型事跡進行有組織、多媒介、系列化、持續性、延展性的宣傳,也是模式之一。以溫州宣傳“蘭小草”這位生前連續15年隱姓埋名為慈善事業捐款,因病去世后才被人知曉的中年鄉村醫生王玨為例,市屬媒體不僅採用多種手法報道其先進事跡和精神品質,而且報道近千市民含淚送別“蘭小草”。溫州市追授“蘭小草”最美溫州人和道德模范特別獎,“蘭小草”入選中國好人榜、“感動中國”人物、中國好醫生和中華慈善楷模獎。“蘭小草”道德館開館,贊美“蘭小草”的MTV、微電影、電影、戲劇等播映和上演,“蘭小草”生前捐款日定為溫州愛心宣傳日,溫州全城開啟“接力‘蘭小草’、構筑‘道德鏈’”主題活動等,使人們在一個接一個的儀式中強烈地經受著道德洗禮,激發了人們把溫州建成“大愛之城”“道德高地”的共同理想。

  4.對傳播載體的儀式性建構。媒體除重視對傳播內容和文本的儀式性建構以外,還注重對傳播載體的儀式性打造。如報媒重視版面的儀式感設計,刊出具有儀式象征意義的專特刊,在重大主題報道或特別報道中推行“編者按語+報道文本+記者手記”的儀式性方式等﹔廣電媒體重視播音主持的儀式性表述、節目現場儀式性氛圍的營造、節目流程和節目制作的儀式化呈現等。

  由上述可見,儀式化傳播對媒體的深層意義在於:實現“信息傳遞”向“意義建構”、“淺閱讀”向“深閱讀”、傳播價值“潛在化”向“最大化”飛躍。

  儀式化傳播的副刊取向

  副刊是傳播思想和人文精神的園地,踐行儀式化傳播,應在以下四方面發力:

  1.辦刊理念向傳播儀式觀轉變。不僅僅把辦副刊看作是人文信息的發送和傳遞,而要對焦“傳播的儀式觀”,使辦刊宗旨回歸傳播的起源和本質,把副刊辦成召喚與凝聚讀者、作者、編者共同參與、共同體驗、共同滋潤、共享信仰的媒介儀式場域,辦成媒體、讀者和家國社會情感交流、價值共建的精神家園,使傳播躍進到意義涵化的“最高境界”。

  2.議程設置向時代性話題聚焦。副刊傳播的議程設置離不開聚焦人文地理、風土人情、文史典故、名人軼事、非遺傳承、文藝創作等文化性議題,但僅此不夠,要緊緊圍繞時代主題,聚焦時代話題。一要著眼國家發展大局,在關注國家大事、社會熱點和問題焦點中設置議程。如人民日報《大地》副刊在黨的十九大召開前后設置《逐夢》和《新時代之光》專欄﹔《浙江工人日報》副刊在汶川大地震后推出《扛住,中國!前面又是一片艷陽天》等三個專版,這都充分彰顯了議程設置的時代意義。二要著眼時代變遷,在關注社會和人的命運變化與交響的視域中設置議程。如人民日報《大地》副刊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設置“我與新中國”的議程專欄,講述國人在與新中國同行中一個個閃亮和難忘的故事,激勵人們增強愛國主義和奮進新時代的精神。三是在設置文化性議程時,要做時代價值審視。如《羊城晚報》副刊在系列性宣傳廣東最美古村落時,將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的“記住鄉愁”作為主題和主旨,就凸顯出傳播的時代意義。

  3.文本書寫向民族志深描取長。儀式化傳播是意義建構和“深閱讀”的傳播,因此副刊文本的書寫要向民族志這一人類學文本的“深描”取長。“深描”是見微知著的過程,即通過細微和深入的描述,闡釋人的行為與事件所蘊含的意義。一要注重記載和刻畫細節,尤其把反映本質、體現特質的細節寫深寫實,用細節說話,增強內容的真實性、生動性和可看性﹔二要注重分析背景因素,解析其所起的作用,增強內容的說服力和可信度﹔三要注重描述過程,由點到線到面,增強內容的寬度和厚度﹔四要揭示和闡釋蘊含的價值與意義,增強內容的深度、高度和溫度。“深描”並非要求書寫長篇大論,但要求用“心”觀察和體驗,用“情”感悟和抒發,用“智”辨析和“加冕”,在唱響主旋律、傳遞正能量、謳歌真善美、鞭撻假惡丑中做到“心傳”“情傳”“智傳”。

  4.呈現方式向增強儀式性挺進。一要增強版面設計的視覺儀式感,使版面語言和版式場景充滿擬態儀式的召喚力。如熱烈歡快的版面設計會賦予人喜慶歡樂的儀式感,悲慟壯烈的版面設計賦予人崇敬神聖的儀式感,通版一體化設計賦予人盛大奔放的儀式感,大寫意型的版面設計賦予人庄嚴隆重的儀式感,這是副刊儀式化呈現的首位效應。二要增強活動的儀式性。征文是副刊凝聚作者、讀者等共享意義的重要活動,要強化其儀式的象征意義。如人民日報《大地》副刊“我與新中國”征文《啟事》的主要內容雖然隻有164個字,卻充分運用了儀式性文本話語的表述方式,充滿詩意般的深情、激情和豪情,使人們對新中國、對人生和對本次活動都產生崇敬感與激奮感。三要增強數字化呈現副刊的儀式性。許多副刊積極運用“一網一端一微”等同時呈現自身,形成“紙上儀式”與“網上儀式”“指尖儀式”聚合並舉的新格局,有力地推進了自身的數字化生存和融合發展。要繼續堅持移動優先、先網后報的傳播路徑,加大有效推送力度,增加作品的閱讀量和“爆款”量﹔要始終堅持以新技術為驅動,加強對數字化新技術的應用。目前,AI(人工智能)、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H5(互聯網下一代標准)技術等已開始應用到新聞傳播領域,未來傳播的符號可能不僅僅停留於語言、文字、圖片和現有音視頻,接收終端也會發生新的變化,副刊傳播者要緊跟新技術發展步伐,把儀式化傳播推進到新階段。

  (作者單位:溫州日報社)

  參考文獻

  [1]詹姆斯·凱瑞.作為文化的傳播(修訂版)[M].丁未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9.

  [2]閆伊默,劉玉.儀式傳播:傳播研究的文化視角[J].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09(03).

  [3]張淑芳.儀式化傳播的觀念塑造與價值引領[J].當代傳播,2017(02).

(責編:戴靖、趙光霞)

聯系我們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協

電話:(010)65363816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協
電子信箱:zgbxw121@sina.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中國報業

電話:(010)65363857
微信公眾號:中國報業
電子信箱: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公眾號

電話:(010)65363822
微信公眾號:黨報頭條
電子信箱:252361907@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歡迎關注黨報頭條APP

電話:(010)65363857/3004
歡迎關注掃碼下載黨報頭條APP
電子信箱: 773591345@qq.com

Copyright 2020by 中國報協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