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雷:積極應對為期不遠的智能化戰爭

何雷

2019年08月08日10:48  來源:解放軍報
 

  習主席指出:“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①要“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②

  當今世界,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量子科技和無線網絡5G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使我們所處的時代成為不斷向信息化深度演進並向智能化快速發展的時代。無人碼頭、無人超市、無人駕駛、智慧醫療、智慧交通甚至智慧城市等無人化、智能化概念和事物,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有的已進入實質性應用階段,其發展速度之快、應用領域之廣,遠遠超出人們的想象。

  人類以什麼樣的方式生產生活,就以什麼樣的方式作戰。自從產生戰爭以來,科學技術的成果往往首先或必將應用於軍事領域。近年來,世界各主要軍事國家高度重視軍事智能化建設和應用,增加軍費投入,大力發展軍事智能化,各種無人作戰平台和智能化裝備武器系統大量出現,不斷列裝部隊,投入現代戰場,促使智能化戰爭加速演變為繼冷兵器戰爭、熱兵器戰爭、機械化戰爭、信息化戰爭之后的第五代戰爭。

  據有關資料,目前世界上已有近百個國家和地區的軍隊裝備了軍用無人器,種類近200種。2007年,美軍研制出10多種無人裝備,即投入到阿富汗戰場和伊拉克戰場使用。不久前,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DARPA)宣布,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20億美元,開發下一代人工智能技術,推動機器學習第三次技術進步浪潮,確保軍事技術始終領先於戰略對手的主動地位。在近年發生的敘利亞戰爭中,俄軍幾乎每天都出動60多架無人機組成的機群作戰。近日,俄羅斯國防部專門成立機器人科研實驗中心,制定《2025年先進機器人技術裝備研發專項綜合計劃》,大力發展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提高智能化無人作戰能力。

  在人工智能技術蓬勃發展的大趨勢下,面對正在向我們走來的智能化戰爭,我們隻有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和勇於擔當的責任感,緊緊把握發展機遇,積極應對嚴峻挑戰,大力發展軍用智能技術,努力提高我軍智能化建設水平和作戰能力,力爭在軍事高科技競爭中奪取戰略主動,確保在下一場戰爭中立於不敗之地,才是唯一正確選擇。

  思想決定行動。積極應對未來智能化戰爭,首先要轉變思想觀念,克服智能化戰爭離我們還很遙遠,對其必然性、緊迫性、重要性缺乏足夠重視等模糊認識,以敏銳前瞻的眼光充分認識智能化戰爭雖然是未來的現實,但這個未來並不遙遠,現實已顯露端倪,並迅速發展,深刻改變著戰爭形態和作戰樣式。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敘利亞戰爭和前不久伊朗擊落美軍“全球鷹”無人偵察機等就是有力的例証。我們要爭當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的建設者、積極應對智能化戰爭的促進派,投身於發展軍事智能化和研究智能化戰爭的實踐中,為提高我軍智能化無人作戰能力做出應有貢獻。同時還要正確認識戰爭的本質,以正確的態度看待和應對未來戰爭的深刻變化。智能化戰爭是信息化戰爭嶄新的高級階段,基礎是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無人化自主作戰。人工智能和軍用機器人等先進技術,使武器裝備具有自主戰場感知、自主作戰決策、自主規劃計劃、自主採取行動、自主協同配合、自主評估效果等“自主能力”,成為脫離人直接操控或者遙控,又能與人密切協同行動,實現人的目的的“戰爭主體”,是對以往戰爭形態和作戰觀念的一種顛覆性變革。所謂的“無人”,主要是指戰場一線無人,作戰平台無人,凡是能夠用機器代替人的戰位和行動,都由機器充任和完成。人則“隱身”幕后,主要擔任指揮員和參謀人員。無論戰爭形態如何演變,人始終是智能化武器裝備的發明者、制造者和運用者,是戰爭指導和作戰力量不可替代的能動主體。

  理論指導實踐。習主席指出:“科學的軍事理論就是戰斗力。推進軍事理論創新,必須緊緊扭住戰爭和作戰問題。當前,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正在發生革命性變化,新的戰爭和作戰理論層出不窮。要深入研究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研究軍事斗爭重大現實問題,構建具有我軍特色、符合現代化戰爭規律的先進作戰理論體系。”③在智能化戰爭尚未到來之際,理論研究先行一步,以搶佔未來戰爭理論創新制高點,並指導軍事智能化建設和訓練作戰實踐,是應對智能化戰爭的客觀要求和當務之急。2018年7月,美國國防部啟動“人工智能探索計劃”,要求在1年半內完成人工智能新概念的可行性研究。美、俄、日本、以色列和北約集團等國軍隊,注重智能化戰爭和無人化作戰的理論研究與實踐探索,不斷推出“蜂群作戰”、“族群作戰”、人機協同、基於無人作戰的分布式殺傷作戰理論等。智能化戰爭理論,既是創新的軍事理論,又是對以往戰爭理論的繼承發展,反映著未來戰爭的客觀規律和制勝機理。我們應當以習近平強軍思想為指導,貫徹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深入開展信息化局部戰爭、智能化戰爭理論研究。要系統研究智能化戰爭和無人化作戰的概念內涵、本質特征、戰爭指導、作戰樣式、攻防行動、指揮控制、作戰方法、協同保障和效果評估等特點規律,建立科學的理論體系,並將最新的相對成熟的理論和實踐成果,吸收到新一代訓練大綱和作戰法規中,為平時訓練和未來作戰提供有針對性的指導依據。

  裝備奠定基礎。智能化武器裝備是智能化戰爭的物質基礎和必備手段。物質的力量隻能用物質的力量來摧毀。近年來,世界各主要軍事國家高度重視研發智能化無人武器裝備,無人飛行器、無人戰車、無人艦艇、無人潛航器、無人微平台等不斷問世。美軍現有無人機7000多架,到2030年60%的地面作戰平台將實現無人智能化。俄軍現擁有2000多架無人機,到2025年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將佔武器裝備的30%以上。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不再像傳統的武器裝備那樣是純粹的“戰爭工具”,而成為具有不同程度自主能力的“戰爭主體”。智能化指揮信息系統將以“人腦+智能系統”的方式協作運行,智能系統將輔助甚至部分替代人在指揮控制中的作用。掌握算法優勢的一方將享有未戰先勝之利,制認知權將成為敵對雙方爭奪的焦點。這些智能化無人裝備系統,實現了與人在物理實體上的分離,使擁有大量智能化無人裝備系統的軍隊,可以遠離隨時都有傷亡危險的一線戰場,不僅可以大大降低己方人員傷亡,同時能夠達到精准殺傷敵人、減少附帶傷亡的目的,徹底改變以往“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粗放式作戰方式,從而使幾千年來戰爭指導者和作戰指揮員共同追求的目標成為現實。我們要著眼智能化戰爭體系作戰和智能化武器裝備體系建設的雙重需要,搞好頂層設計和整體統籌,編制智能化武器裝備體系發展路線圖、施工圖和時間表,按計劃、有重點、分步驟地研制高中低端、大中小型、遠中近程,覆蓋陸、海、空、天和網絡等空間領域,作戰與保障相配套的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體系。當前,要提高現有無人偵察、校射、干擾等無人保障裝備的智能化“自主能力”,重點發展偵打一體的攻擊型智能化武器裝備和智能化指揮信息系統,切實增強各軍兵種和作戰、保障等各種智能化武器裝備的體系融合度。與此同時,要著眼無人和反無人、智能與反智能作戰需要,注重研發反敵智能化無人作戰的武器裝備系統,確保能夠有效地與敵進行智能化無人攻防對抗。

  編成影響戰力。戰爭史証明,新的武器裝備大量出現,必將催生新質作戰力量,改變部隊編成編組,促進戰斗力的生成和發揮。組建智能化部隊,既是未雨綢繆,更是現實需求,宜早不宜遲。目前,美、俄等國軍隊都在著手組建軍用機器人“軍團”。美軍早在2003年就組建了無人機中隊。在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美軍無人作戰部隊的機器人,代替作戰人員承擔了大量偵察、情報、監視、通信和空中打擊等“急難險重”任務。俄軍從2015年開始,在各軍區和艦隊組建戰斗機器人連,並及時投入敘利亞戰場,取得了令人可喜戰果。智能化的無人作戰體系,是智能化戰爭的顯著特點之一。隻有大量的無人作戰平台組成多種不同功能的無人系統,按照一定的指揮關系、協同動作、技術原理和運行機制有機融合到一起,才能夠從偵察情報、決策計劃、指揮控制、作戰行動、各種保障和效果評估等整個作戰鏈條構成無人化作戰體系,從而形成強大的智能化作戰力量。未來智能化戰爭要求,在戰略、戰役、戰術不同層次和不同軍兵種,組建不同類型、不同用途的智能化作戰部隊,並使各智能化部隊之間、智能化部隊與其他作戰力量之間,構建起科學合理的體制編制,形成整體性、體系化的新型聯合作戰能力。

  目的在於運用。加強軍事智能化建設,根本目的在於把智能化建設成果運用到未來戰爭實踐,轉化為實際戰斗力,取得最大作戰效益。近年來,美軍建立若干無人機培訓基地,既對無人機作戰性能進行試驗檢驗,又培養無人機指揮、操控和勤務保障人員。美、俄等軍事強國還注重把現代戰場作為智能化作戰的“實驗場”,把最新的無人作戰平台和系統用於實戰,構建“機器+人+網絡”的智能化作戰體系,實踐人機混合對抗和“機器與人”“機器與機器”的對抗形式,探索蜂群攻擊戰、族群自主戰、人機協同戰、認知控制戰、分布殺傷戰、算法主導戰等新的作戰樣式。由於我軍缺乏實戰經歷,因此要採取邊建邊用、以用促建的方法,有計劃地把軍事智能化建設成果運用到平時訓練演習和模擬實驗等戰爭“預實踐”中,以未來智能化戰爭和無人化作戰需求為牽引,構設近似實戰的實驗條件和戰場環境,採取計算機仿真、模擬論証、兵棋對抗等方法,在不同實驗條件和戰場環境中檢驗評估智能化建設成果。將智能化戰爭和無人化作戰納入訓練大綱,作為訓練演習的必訓和必考內容,設置相應的科目、課題和訓練問題,常態化展開進行。將相對成熟的智能化建設成果運用到邊海防巡邏控守、陸海維權斗爭、反恐護航等現實軍事斗爭和搶險救災等非戰爭軍事行動中,檢驗其戰術技術性能和戰場適應性,不斷完善提高軍事智能化建設水平和應對智能化戰爭的實戰能力。

  (作者為軍事科學院特聘首席專家、研究員)

  ①《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加強領導做好規劃明確任務夯實基礎推動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發展》,載《解放軍報》,2018-11-01(1)。

  ②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54頁,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③《習近平在視察軍事科學院時強調:努力建設高水平軍事科研機構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提供有力支撐》,載《解放軍報》,2018-05-17(1)。

(責編:王紅璐、戴靖)